电气时代网 电气时代网 电气时代网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务实推进,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了五个春秋。经济发展,电力先行,电力基础设施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方向。在这五年时间里,中国电力企业充分发挥技术、管理、装备等优势,走出去开展务实合作,合作领域涵盖电网、火电、水电、核电、风电、太阳能发电与生物质发电等,带动了中国电力技术、装备、标准、品牌走出去,已然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生力军。 电网作为连接电源和用户的枢纽,在保障电力供应和维护电力系统安全中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开展电力互联互通的基础和保障。在走出去过程中,国家电网公司始终牢记使命,把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作为国际化战略的核心,立足主业,发挥综合优势,积极服务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取得了亮眼的成绩。自国家电网公司2007年全面实施国际化战略以来,无论是巴西、菲律宾、葡萄牙、澳大利亚、意大利、中国香港、希腊7个国家和地区骨干能源网存量资产的投资运营,还是巴西美丽山特高压直流输电、巴基斯坦默拉直流电输电等绿地项目的投资建设,与俄罗斯、蒙古、吉尔吉斯斯坦等周边国家电网互联互通和其他地区跨国跨洲联网建设,以及海外大型电力工程承包、电工装备出口,国家电网公司多个项目在国际上成为“金字名片”,为当地创造经济、社会和环境价值,树立了责任感极强的国际化企业形象。 国网能源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兼企业战略研究所所长马莉 中国特高压打造电力丝路新名片 特高压已成为彰显中国自主创新的靓丽名片,依托于世界领先的特高压输电技术优势,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先后成功中标巴西美丽山特高压水电送出一、二期项目,发挥了特高压在优化能源资源配置、推动能源清洁绿色发展方面的重要作用,也实现了中国特高压输电技术、标准、装备、工程总承包和运行管理全产业链、全价值链输出。 作为南美洲最大的国家,巴西地域辽阔,水能资源丰富,能源资源和负荷分布极不均衡,其西部、西北部有丰富的水力资源,但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经济和能源消耗中心主要分布在东南部地区和东北地区,由于其东南部地区水电基本开发完毕,需要由西部、西北部地区远距离、大容量输送电力。特高压输电无疑是解决巴西能源资源和负荷中心距离较远问题的理想选择。 由国家电网公司与巴西国家电力公司联合投资建设的巴西美丽山±800 kV特高压直流输电一期(以下简称“美丽山一期”)工程是巴西第二大水电站——美丽山水电站的第一条特高压直流送出工程。这条贯穿巴西南北的“电力高速公路”,横跨4个州,输送距离2 076 km,输送容量400万kW,可将美丽山水电站超过三分之一的电能输送至巴西东南部的负荷中心,构建巴西电网南北互联的大通道,满足2 200万人口的年用电需求。作为国家电网公司海外首条±800 kV特高压直流输电项目,美丽山一期项目是国家电网公司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的重要实践,是2017年5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之后的一项重大标志性工程,实现了中国特高压技术成功落地巴西。项目开工建设以来,中巴两国团队团结协作,克服雨林、湿地施工的困难和挑战,提前两个月高标准、高质量完成建设任务。 2017年10月,随着巴西美丽山水电±800 kV特高压直流送出一期项目192/1号至197/1号塔间的最后一档导线牵引到位,该输电线路架设工作正式完成,标志着美丽山一期项目线路工程全线贯通。12月21日,该项目工程在受端巴西伊斯特雷都换流站举行投运仪式,这标志着中国特高压“走出去”的首个项目正式投入商业运行,是中巴电力能源领域合作的又一个重要里程碑,体现了“中国质量”和“中国速度”。工程将巴西北部清洁能源输送到东南部负荷中心,优化了巴西电网结构,提高了巴西电网的安全稳定性和供电可靠性,将发挥良好的经济效益,产生积极的社会影响。 在美丽山一期工程建设如火如荼开展期间,国家电网公司凭借良好的技术、管理和口碑优势,独立中标巴西美丽山水电±800 kV特高压直流送出二期(以下简称“美丽山二期”)特许经营权项目。这是继美丽山一期项目之后,国家电网公司在海外中标的第二个特高压输电项目,也是在海外独立开展的首个投资、建设和运营的特高压输电项目。该项目的成功中标,标志着中国特高压技术、装备和工程总承包“走出去”再次取得重大突破,项目将带动近50亿元人民币的国产电力装备出口,推动国内优势电工装备企业到巴西当地设厂。同时,项目还将积极带动巴西当地电源、电工装备、原材料等上下游产业,为当地创造约1.6万个就业岗位。 默拉直流助力中巴经济走廊建设 2018年5月,国家电网公司与巴基斯坦政府签署了巴基斯坦默蒂亚里至拉合尔±660kV直流输电工程交易文件,标志着默拉直流输电工程进入全面建设阶段。这是中巴经济走廊框架下的优先实施项目,是巴基斯坦首条直流输电工程,也是巴基斯坦输变电领域向外资开放的首个落地项目。工程采用国家电网公司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660 kV直流输电技术,填补了巴基斯坦在高压直流输电领域的空白。默拉项目是国家电网公司落实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推动两个“一体化”(投资建设运营一体化、技术标准装备一体化)走出去取得的又一重大突破,是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取得的又一硕果。 巴基斯坦电力供应短缺,发电资源与用电负荷分布不均。为解决其南部地区电力送出瓶颈,缓解中部负荷中心缺电现象,巴基斯坦政府经过研究比较,充分认可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在电网规划、设计、建设与运维等方面的综合实力和国际领先优势,优先选择与国家电网公司就巴基斯坦首个向境外投资者开放的输变电项目开展排他性合作。2015年4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巴基斯坦期间,在两国领导人的见证下,国家电网公司与巴基斯坦水电部签署了项目合作协议,默拉直流输电项目列入了中巴经济走廊优先实施项目清单。项目输送容量400万kW,线路全长878 km,工程投运后,将把巴基斯坦南部多个中巴经济走廊能源项目生产的电力输送到该国中部拉合尔地区的负荷中心,年输送电量能力将达350亿kW·h左右,对缓解巴基斯坦中部地区的电力紧张状况,改善电网结构和提高电网的供电质量有重要作用。 由于默拉直流输电项目是巴基斯坦首条直流输电工程,也是巴基斯坦首次向外资开放输变电项目,在相关技术、政策法规和运维管理等方面遇到了很多新问题新挑战。双方工作团队密切配合、务实合作、攻坚克难,将输电价格、政府担保、土地租赁、运维管理、工程进度、项目融资等事宜逐一落实,最终形成了相关交易文件。 默拉直流输电项目的成功实施,不但打通了巴基斯坦南电北送的输电走廊,而且对中资企业在巴基斯坦南部建设的多个电源项目送出具有重要的保障作用,对带动国内设计、装备、施工、技术和标准等全产业链“走出去”具有重大意义,也将为国家电网公司深入开拓南亚、东南亚市场积累宝贵经验,进一步增强国际影响力。 电力互联互通浇灌东非高原光明之花 电力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领域之一,国家电网公司致力于推进跨国跨洲电网互联建设,并通过电力设施互通促进民心相通,在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引领带动作用。2018年7月,由国家电网公司承建的东非地区首条跨国直流输电线路项目—— ±500 kV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直流(简称“埃肯直流”)输电线路工程顺利通过项目业主验收,标志着项目顺利实现履约任务。该项目是埃塞俄比亚与肯尼亚两国政府间规划的重点项目,也是东部非洲电力高速联网主干线路和东非电力互联规划的重要工程之一,被称为“东部电力高速公路”。项目建成后,将是埃塞丰富的水电资源输送到肯尼亚的重要通道,有利于加快整个东非地区电网互联进程,促进北非和南非电力互联、实现东非地区电力基础设施与电网互联协调发展,为区域内国家经济发展提供电力保障。 埃肯直流工程包括500 kV直流输电线路459 km,途中需要跨越各类河流、铁路、高速公路、电力线路和通信线路等100余次。该工程主要装备、工程设计、建设施工采用中国技术和产品,沿线地形、地质条件复杂,线路约100 km为无人区,物资供应、施工运输和人员安全是工程管理的难点和重点。项目团队克服恶劣环境带来的不利影响,在设计、施工、设备测试调整、项目整体管理方面齐心协力、攻克重重难关,顺利完成工程建设,也为当地带来了宝贵经验并传递友好合作精神,在工程管理、标准、质量和诚信合作等方面树立了标杆和榜样。 标准引领铸就中国电力国际软实力 互联互通、标准先行,标准是互联互通的基本规范和基本支撑。国际标准已成为国家电网公司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抓手。国家电网公司国际标准化成绩斐然,在国际标准制定和参与国际标准化组织工作方面捷报频传,在国际标准化领域不断向世界发出响亮的“中国声音”。主要包括在国际上率先建立了完整的特高压、智能电网技术标准体系。积极参加国际电工委员会(IEC)、国际大电网委员会(CIGRE)、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等国际组织相关活动,公司董事长担任IEC副主席、IEC市场战略局召集人等多个国际组织高层职位。截至2017年底,国家电网公司主导制定国际标准47项、正式发布26项。 国家电网公司积极推进与“一带一路”重要国家标准相通,在巴西、巴基斯坦、埃塞俄比亚、埃及等重要输变电工程中广泛使用中国标准。巴西美丽山水电站送出一期、二期两个特高压直流工程,大量采用了中国标准。巴基斯坦默拉直流输电工程近80%采用中国技术标准,将带动中国机电设备和技术服务出口约67亿元人民币,可为当地创造5 000~7 000个工作岗位。在埃-肯直流项目的设计和施工方面,由于埃塞俄比亚此前没有用过中国标准,一度心存疑虑,经过项目团队经过反复沟通,阐明中国标准的特点,得到了对方的肯定。 服务“一带一路”建立五大优势 中国刚刚经历过电力工业高速发展的历史阶段,对“一带一路”国家电力发展具有借鉴意义。国家电网公司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具备技术优势、装备优势、工程优势、资信优势和品牌优势等显著优势,与“一带一路”国家电力发展需求相契合。 在技术优势方面,国家电网公司特高压、智能电网等技术世界领先,在特大型电网安全稳定运行、调度自动化系统等方面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在世界电网科技领域实现了中国创造和中国引领。在装备优势方面,国家电网公司具备各个电压等级批量电力设备制造和系统集成业务的能力,与ABB、西门子等跨国公司差距不断缩小,且成本价格优势明显。在工程优势方面,国家电网公司国际总承包平台已具备较强国际竞争力,具备实施大型电力工程建设的能力,装备制造企业也具有较强的工程承包能力。在资信优势方面,通过实施集团化运作,国家电网公司可支配的资金资源充足;公司经营与资信状况良好,连续七年获得三大国际评级机构国家主权级信用评级,在资本市场上融资渠道畅通,具备开发大规模能源项目的融资实力。在品牌优势方面,国家电网公司连续三年居世界500强第二位,成为B20中国工商理事会主席单位,在IEC等权威国际标准组织具有重要话语权,为国家和公司自身积累了国际声誉,国家电网公司稳定经营海外项目,积极履行海外社会责任,国际知名度和美誉度不断提升。 建设电力丝路 任重道远 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是党中央、国务院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做出的重大决策,对开创我国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促进地区及世界和平发展具有重大意义。电力行业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具有先天优势,电力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因为:“一带一路”地区电力投资建设需求巨大,而中国正好具有电力基础设施建设的全产业链综合优势;电力联网是实现全球清洁能源输送的最重要途径,是全球能源低碳化的客观要求。“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电力企业发挥自身优势、开拓国际业务、带动当地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机遇。同时,由于“一带一路”部分地区政治经济法律社会环境较为复杂,开展投资经贸活动面临不确定性,也给中国企业带来了一定挑战。 打铁还需自身硬。在开展“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中国电力企业需要不断打造自身核心竞争力,提高技术、管理水平,创新对外合作模式;完善品牌的海外宣传规划、危机预警、风险应对体系,提升品牌国际影响力;强化企业海外社会责任管理,通过标志性工程进一步提升中国输变电领域的国际知名度和美誉度;健全风险管理体系,优化境外项目投资审核和评估机制,提升对政治安全、汇率波动、“本土化”管控、合同履约等风险的识别和防控能力;结合“一带一路”电网领域合作特点,“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加快培养高素质复合型国际化人才,提高人才本土化水平;加强电力产业链上下游协作,发电企业和电网企业立足自身优势,找准合作切入点,共同开发境外项目,实现电力规划、设计、投融资、工程建设、装备制造、技术和管理咨询等优势产能共同走出去。...
由中国电力建设集团参与投资建设的印尼明古鲁燃煤电站首台机组15日正式并网发电。这一项目将有效缓解明古鲁省乃至苏门答腊岛长期以来的电力短缺问题。 明古鲁燃煤电站位于印尼苏门答腊岛西海岸的明古鲁省明古鲁市,由中国电建与印尼因塔公司合作开发,于2016年10月25日开工。预计项目年发电量大约14亿度,未来将投入商业运营。 中国电建集团海外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盛玉明在当天的启动仪式上说,项目采用业主、设计、监理、施工“四位一体”建设组织管控模式,充分发挥中国电建全产业链一体化优势。 印尼投资协调委员会相关负责人阿古斯表示,明古鲁燃煤电站项目拉动了当地经济快速发展。他认为,该项目具有投资示范作用,将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前来投资。 据介绍,明古鲁燃煤电站是明古鲁省首个火电项目,也是明古鲁省目前最大在建外资项目。项目开工建设以来,已累计为当地提供了超过2000个就业岗位,投产运营后预计将提供上百个中高端就业岗位。...
中国的西北边有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巴基斯坦。它的佛教文化可追溯到几千年前。它与中国有着很好的邻邦关系。近些年来,中国核电集团为巴基斯坦建造了三个核电厂,目前第四个核电厂K2/K3项目正在巴方如火如荼地建设过程中。巴方是中国核电第一个向外打包出口的国家,这项工作不仅对中核集团国际化战略具有很深的意义,同时为中巴核工业、电力工业、机械工业的合作起到了重要作用。 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工业院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范君龙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中核集团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加强了中国与友好邻邦巴基斯坦沟通与交流,更加快了中国自己研发的第三代新型核电厂在巴基斯坦的建设及推进速度。目前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中国第三代核电厂型号:华龙一号,已在巴基斯坦的滨海城市卡拉奇附近建造。土建工作已完成,并进入到安装后期,预计马上开始全面调试。 在中国福清地区建设中的华龙一号核电厂 核电厂的原理及难题 1.核电厂的基本原理 核电厂与火电站的最大区别是将火电站中烧煤的锅炉换成了原子锅炉。而原子锅炉最主要的部分就是反应堆。反应堆是用高强度合金钢制成,总重量约300 t,壁厚几十厘米,是一个直径4~5 m,高十几米,两端成圆球形容器。反应堆的堆芯就在这个容器的中部。 堆芯是安装核燃料元件的地方。大型反应堆的堆芯里有200多个燃料组件,每个组件里有200多根燃料元件,元件里装的铀235为低浓度的氧化铀。 当反应堆中的中子轰击U-235时,产生U-235的原子核分裂,接着发生链式反应,在这个反应过程中就产生了巨大的能量。反应堆中发出中子的数量多少决定了产生功率的大小,反应堆中的控制棒驱动机构就是移动控制棒,控制中子数量,从而调节反应堆的功率。 一个百万千瓦的反应堆(核电厂),一般装含低浓度的铀235几十吨即可连续运行发电1.5年。然后用一个月的时间停电、大修、换核燃料,再发电。依次下去,运行寿命为60年。 2.核电厂的主要特点 1)核电厂是高科技,高工业水平,高电力水平的产品。 2)由核燃料铀替换了煤炭。以60万kW核电厂、火电站为例,60万kW的火电站每天要烧掉约7 200吨煤,交通压力大。60万kW的火电站按照碳排放计算,相当于排放CO2 650~700万t/年。火力发电是CO2排放的主要来源,由此造成的温室效应引起的极端气候逐年增多。根据国际能源署统计,全球碳排放中燃煤产生CO2的排放增量约占比40%。由此可见烧煤产生的大气污染,已变成全世界各国都相当重视的问题。而同等容量的核电厂1.5年仅烧掉几十吨核燃料,且不向大气排放任何气体与粉尘。 3)核电厂对运输条件要求低,运行寿命长。 一个单堆60万kW的核电厂,运行1.5年仅需要更换一个加重卡车即可装下的核燃料,所以对运输成本的投入很低。随着综合工业水平的提高,核电厂的寿命正从原来的40年提高到60年。 3. 核电厂的难点 原子能发电是和平利用原子能为人类服务的一项科学技术。现在世界上有几百座核电厂在运行。但是核安全问题、核辐射剂量的控制问题,一直是各国科学家、工程师们考虑的重点。目前世界上核工业比较先进的国家正在研究或已经推出第三代新型核电厂,即更安全型核电厂。这次出口巴基斯坦是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三代核电厂华龙一号。它主要是运用纵深防御的概念,创新性地采用了“能动与非能动”相结合的安全设计,确保了电站设计具有很好的安全性、先进性和成熟性。 中国核电在巴基斯坦的建设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本土的设备及技术相对落后,工业产品的供应能力较低,对进口依赖性较高,中国企业有一定的优势。巴基斯坦与中核集团签订的第一个30万kW恰希玛核电厂于2000年6 月13日并网发电,至今已安全运行 19年,期间经过14次正常停堆、换料、大修,中方提供了全方位的技术支持和服务,保证了这个核电厂安全可靠运行。 在2000~2014年间中核集团又为巴方建造了两个核电厂。目前中方正在巴方的卡拉奇市建造中国自主研发的ACP1000第三代核电厂,华龙一号,装机容量2×100万kW,由中核集团旗下的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研究设计,计划于2021年并网发电。 在巴基斯坦建设中的华龙一号核电厂 核电的出口为中巴双方带来的成效 1. 为巴基斯坦带来的成效 1)大力促进了巴方核电技术的进步与发展。 2)逐渐地提高了巴方的整体工业水平(从小零件开始,逐渐地帮助巴方进行设备国产化)。 3)巴方的国家电网较弱,大型核电的投入,增强了电网的供应能力和技术水平,缓解了人民群众用电紧张的状态。 4)由于核电属于清洁能源,大型核电的投入对巴方的环境改善、大气污染治理取得了很好的改观。 5)发展核电带动了所在地区的地方经济发展,对促进就业、完善公共设施、提高教育水平均有显著的推动作用。 2. 为中方带来的成效 1)中国核电在巴方的出口促进了我国核电厂的标准化和设备国产化。 中国核电在巴方的成功出口和进一步的大发展,推动了中国标准、中国元素和中国制造“走出去”,从而带动中国品牌“走出去”这项工作的顺利发展,为去占领国际核电市场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目前阿根廷、沙特将建造核电厂,正在与我国谈判过程中。 2)促进了我国整体工业水平的提高。 出口核电逐渐占领国际市场,也促使中方的核电技术要不断地提高,去追求卓越。同时核工业水平,电力工业水平,机械工业水平,管理水平却要不断地进步,从而提高了中国的整体技术水平和中国国力。 3)对中国的经济有一定的激励作用。 核电厂的建设投资大,是一项浩大的工程项目。对中国的经济发展也有激励作用,也为中国在不同层面的就业提供了机会。 结束语 中国核电出口巴基斯坦,大大增多了两国的技术交流,促进了两国的经济发展,使得中巴两国的友好关系更加密切!从更深层面上讲,加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工业发展层面的沟通、合作,特别是中国优秀产品的出口,那么更多优秀的中国企业将会被世界认可,进而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及可持续发展贡献一份中国力量。...
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五年来,按照共商、共建、共享原则,能源资源国际合作已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中之重。我国可再生能源高速增长,为其参与“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4月3日,一带一路绿色发展研究项目在北京发布最新报告《“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发展合作路径及其促进机制研究》和《东盟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重点案例国研究》,展示了影响“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国际合作的政策条件、产业条件及存在的机遇和挑战。 中国参与“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国际合作空间广阔 《“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发展合作路径及其促进机制研究》执行报告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快速增长的电力需求给中国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投资机会。报告指出,中国参与“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国际合作空间大,前景广,且已形成了电力境外工程总包(EPC)、境外建厂、境外并购、境外研发等为主的可再生能源国际开发合作模式。 其中,EPC是中国对外承揽工程项目的主要方式,2016年占对外承揽工程总数量的80%。 报告提出了可再生能源发展时间表,建议在2020年之前,中国以参与“一带一路”沿线重点区域可再生能源项目为主,扩大可再生能源项目海外投资的宣传和推广,提升中国可再生能源企业的国际影响力;在2020~2025年之后,逐步完善可再生能源一体化项目的开发及智慧能源、微电网等项目的应用和推广,着力提高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区域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市场参与度与市场认可度。中国企业应重点抓住新亚欧大陆桥、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及中非合作机制等三个100吉瓦级别的重点可再生能源市场开发的战略性发展机遇,以光伏、风电为主线,积极开发生物质、地热能项目。 报告指出,中国参与“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合作仍面临诸多问题,主要障碍包括项目融资成本过高、中国标准的国际认可度不高、沿线国家可再生能源扶持力度不足及存在相关法律和政策风险等。以中国风电企业海外投资为例,中国企业的设备相比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具有一定的价格优势,但后者在海外项目的融资利率约为3%,而中国企业普遍高达6%~7%,中国企业设备成本低的优势被融资成本高的劣势所抵消。另外,中国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在多种形式的国际联合体项目竞标中,相互压低价格的行为损害了中方利益,困扰中国参与“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国际项目的开拓。 为进一步促进中国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国际合作,报告提出了规划先行,加强国际交流,推进跨境联合研究、联合咨询,创新合作模式和融资模式等政策建议。 东盟具备大规模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潜力 东盟国家不仅是世界上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也是能源需求最旺盛的地区之一。《东盟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重点案例国研究》执行报告指出,东盟十国能源需求在过去17年里增长了73%,未来25年仍将保持年均2%以上的增长速度,高于1%的全球平均水平。 目前,化石能源仍然是东盟国家最主要的能源,化石能源消费占比74%左右,而可再生能源消费仅占6%。自2000年开始,煤炭在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占比不断扩大,而可再生能源消费的占比基本保持不变。 报告指出,东盟有大规模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潜力。以印尼为例,该国可再生能源资源种类和资源量最为丰富,水能、地热、生物质能资源量均位列东盟第一,地热资源更是占据全球地热资源总量的40%。风力资源主要集中在越南、老挝、泰国及部分沿海地区,其中越南资源最为丰富。东盟国家的太阳能资源同样十分丰富。从经济潜力的角度来看,东盟国家迎来了发展可再生能源的良好时机。例如,全球风电、太阳能在过去的15年间成本分别下降了65%和85%,全球陆上风电和光伏的平均化度电成本(LCOE)已经降至0.06美元/千瓦时和0.10美元/千瓦时。对比2017年全球化石能源LCOE的区间(0.05~0.17美元/千瓦时),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已具备一定经济优势。目前, 风电成本已经降至与东盟煤电成本相当的水平,而且未来有进一步降低成本的空间。 在《2016-2025年东盟合作行动计划第一阶段:2016-2020年》中,东盟设定了到2025年在一次能源结构中可再生能源占比达到23%的总体区域目标,各成员国也据此设定了国家目标,其中老挝(59%)、菲律宾(41%)、印尼(26%)、柬埔寨(35%)、缅甸(29%)和泰国(24%)的发展目标均高于东盟总体目标。尽管如此,报告强调东盟国家需要加强政治、经济、法律、市场等手段的综合使用以促进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首先,需要加强国家的顶层设计,包括在适当时机引进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度,促进绿色证书交易市场的建立。其次,需要建立起配套的可再生能源激励政策,同时也要帮助企业拓宽融资渠道,增强可再生能源产业融资能力。 报告同时强调,由于东盟各国经济发展差距较大,区域内能源资源分布不均,可再生能源发展政策的制定需要因地制宜、因时制宜。以柬埔寨等经济相对落后、城镇化率低、电力发展滞后的国家为例,建议能源开发应重点以开放电源投资和解决无电人口为主。而对马来西亚等积极发展可再生能源且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国家,需要制定创新的支持政策,积极推行可再生能源平价上网,以招标方式确定其上网电价。 报告对越南和印尼进行了重点案例分析。报告认为越南可再生能源潜力巨大,中国可在电源建设、技术合作、电网互联互通等方面与之加强合作,应将风电作为重点投资方向。而印尼岛屿众多,各类可再生能源资源禀赋均较好,中国可在基础研究、能源可及、电源建设等方面与之加强合作,将海岛多能互补作为重点投资方向。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高级顾问杨富强指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潜力巨大,中国政府及企业应发挥其在新能源制造业、项目设计施工等方面的优势,积极帮助沿线国家发展可再生能源。在这些国家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将不仅有利于减少气候变化带来的不利影响,保护环境和民众身体健康,加速能源结构转型,还有利于中国打造“一带一路”良好的国际形象。(记者 于学华)  ...
“一带一路”倡议致力于实现亚欧非大陆及附近海洋的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建设是其首要任务,如何进入沿线国家工程承包市场,我国企业面临着进入模式选择的关键问题。本文提出基于战略钟模型的牺牲型低价低值、节约型低价均值、双向型混合、改进型差异化以及投资型集中差异化战略等五种市场进入模式,为我国企业选择“一带一路”沿线市场进入模式并实现多赢目标提供参考。 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是2013年习近平主席在新形势下提出的进一步推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新的国际区域经济合作倡议,并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和积极参与。据估算,“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总人口约44亿,经济总量约21万亿美元,分别约占全球的63%和29%,沿线国家和地区基础设施现状普遍落后,对基建设施需求较为强烈,这为我国国际工程承包企业积极拓展国际业务提供了重要机遇。我国国际工程承包企业在实施“走出去”战略快速发展的同时,也遇到各种风险和挑战,其中如何选择市场进入模式,是企业决策的关键,需精心谋划。针对目前关于国际工程市场进入模式的研究多集中在承包模式选择和进入市场的组织形式方面,缺少企业根据不同市场采取的战略定位研究,本文将以基础设施建设为对象,从企业与目标国的关系以及企业为目标国家提供的附加值与投标价格相互关系的角度出发,对企业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工程建设的策略选择进行研究,为我国企业更好实施“一带一路”倡议提供参考。 “一带一路”工程建设相关主体及关系 我国工程建设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海外市场拓展的主要参与方包括企业自身、母国(中国)和目标国家等,各参与方围绕着所实施的工程项目进行直接或间接的活动,厘清工程项目相关主体之间的关系对企业选择市场进入模式具有重要的作用,其关系如图1 所示。 图1 “一带一路”沿线项目相关主体MET模型 基于“战略钟”的市场进入模式 战略钟模型(Strategic Clock Model,SCM)是由 Cliff Bowman提出的可用于企业竞争战略选择的一种分析工具,考虑了企业的竞争优势与成本优势和差异优势之间的相关性问题。根据该模型,设定进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的不同工程企业针对某一工程项目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具有可比性,则对于目标国而言,从竞争者中选择中标人的依据一般需满足以下条件:①比其他投标人有更低的价格;②比其他投标人有更高的附加值,如雇佣当地劳动力、与当地企业合资、提供融资、信贷和技术转让优惠条件等。这样,如果将建筑产品和服务的价格和附加值结合在一起考虑,可得出如图2所示8种进入市场策略途径,即战略钟模型。 图2 战略钟模型 在“一带一路”沿线基础设施建设市场中,工程企业在战略钟模型的框架内,选取市场进入模式的依据主要有两方面:①外部依据,主要包括目标国家资金筹措能力、对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情况和潜在竞争者的情况;②内部依据,主要包括工程企业提供产品和服务附加值的能力和其能接受的价格。根据建筑产品附加值与价格的关系,将战略钟模型中的八种进入模式归纳为双向型、改进型、节约型、投资型和牺牲型,企业应根据内外部情况和特点,选择适合的市场进入模式,如图3所示。 图3 “五位一体”市场进入模式 1. “牺牲型”——低价低值模式 牺牲型低价低值进入模式是一种价格竞争模式,即适当降低建筑产品和服务的附加值,使成本较竞争者低。该模式下,企业提供的建筑产品和服务的附加值偏低,缺乏差异化价值,同时企业投标价格低、利润率低,企业常常需要通过以量多获得利润。此模式多在同行竞争激烈、市场不景气和企业生产能力利用不足等情况下采用,主要适于目标国家经济情况较差、财政收入偏低、项目资金有限、业主无力或不愿加大投资获取高价高附加值的建筑产品和服务,业主仅对基础设施基本功能有所要求,适用于对价格敏感的工程市场。低值低价模式看似利润水平低,但合理应用到合适的市场对象中,通过项目全过程的科学管控,企业仍可以获得较好的收益。 以柬埔寨为例。柬埔寨工程项目承包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领域,包括公路修复、发电厂及电网建设、自来水厂扩建、机场设施修复等。柬埔寨基础设施落后,主要表现在:交通方面,主要以公路运输为主,全国通车里程仅为4.5万km,且等级较低,全国无快速路和高速路;铁路方面,该国仅有的两条铁路由于年久失修,运输能力已受到较大限制;电力方面,该国电力需求缺口较大,严重制约了工农业的发展,为此,柬政府制定了电力能源供应战略,即在平等竞争条件下,支持双边、多边及私有企业参与该国电力设施建设,为经济快速发展提供能源保障。同时,由于柬埔寨国力有限,能够承受的贷款额度有限,很难扩大规模,而基础设施又亟待改善,因此,柬政府秉持少花钱多修路的原则,将公路打通以实现基本运输功能为首要目标。对于类似柬埔寨这类国家,我国工程承包企业应充分认识到目标国政府对基础设施适用性的定位,在确保实现基本功能的前提下,充分利用我国企业低成本、高效和施工经验丰富等强项,尽可能降低投标报价,并为后期项目继续中标打下基础。 2. “节约型”——低价均值模式 节约型低价均值模式是当企业与同领域竞争对手比较具有成本领先优势,在保证建筑产品和服务附加值不变的情况下,适当降低价格,以取得竞争优势的策略。从该模式适合的市场看,适用于经济发展水平相比上述低价低值模式的国家略好,但建设资金仍不充足,对基础设施的部分功能有较高要求的国别市场。该模式是我国国际工程承包企业建立海外项目竞争优势的常用途径。通过该模式,企业在进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市场时,可利用其成本优势,在保持成本领先的同时做大业务量,做到“薄利多销”,进而增强企业的国际市场竞争力。但该模式易引发同业竞争者之间的低价战,使投标人和中标人利益受损。 以马来西亚为例。马来西亚是一个新兴的多元化经济体,近年来社会、经济发展迅速。该国基础设施相对较好,政府在高速公路、港口、机场、通信网络和电力等基础设施的投资持续增加,建筑市场相对比较开放,开展建设工程承包前景较好。在该国市场中,本地企业和中、日、韩等国企业竞争较为激烈,我国企业应发挥成本和技术优势,适时采用节约型低价均值策略。由于马来西亚政府存在保护本土企业的倾向,因此我国企业可采取与当地有实力、信誉好的企业合作或分包方式参与项目建设。此外,马来西亚政府规定建筑的设计需符合节能要求和采用绿色建材,对达到绿色建筑标准的企业施行鼓励性减税,马来西亚建筑工业发展局制定了一套建筑质量标准,我国企业应充分响应这些要求,在控制成本的同时不断提高建筑产品、服务质量和节能环保方面的附加值。 3. “双向型”——混合模式 双向型混合模式是企业在为目标国家提供可感知的高附加值建筑产品和服务的同时又能保持较低价格,即实现“物美价廉”。该模式要求企业掌握目标国市场需求,具备满足市场要求的能力和保持低价竞争的成本优势。一般,在该模式下,企业面临的外部竞争压力较小,主要问题是解决好较低价格和较高附加值之间的矛盾。通过该模式,在适当提高建筑产品和服务附加值的同时,降低投标报价,中标概率大,对大部分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均是理想的选择,但该模式对企业要求较高,往往要借助技术的领先和成本管控的优化才能实现。 以巴基斯坦为例。该国政府重视基础设施建设,以铁路为例,该国铁路建设长期停滞不前,现有的铁路年久失修,年运送能力不断下降,且规范标准混乱,难以形成全国联通的铁路交通网。为了突破制约经济发展的这一瓶颈,该国政府在《2030远景规划》中确立了“使铁路成为国家主要运输形式、运输系统逐渐盈利、有力促进国家经济发展”的目标,但该国建设资金短缺,国际金融机构对该国安全形势顾虑较多,实际到位的资金远低于建设需求。鉴于该国经济发展不平衡,政府融资能力较弱,用于铁路项目建设的资金严重不足,对外援助和贷款依赖度较高;加之中巴关系友好,中国企业资金实力雄厚,在铁路建设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因此在投标具体项目前,可考虑通过BOT、PPP、EPC+F和BLT(建设-租赁-移交)等模式,采用双向型混合型策略,提高企业在巴国市场的建筑产品和服务的附加值,同时充分考虑各类风险因素,避免盲目低价竞标。 铜陵电厂国产1 000 MW超超临界参数机组顺利安装投运 4. “改进型”——差异化模式 改进型差异化模式是企业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大规模基础设施工程建设市场,通过提供与竞争者存在差异的产品和服务以获取优势的模式,即实现“物有所值”。差异化模式是一种高值战略,企业通过相同或略高于竞争对手的价格提供高于竞争者的价值,获取目标市场的认可,开拓国别市场。该模式下,企业通过技术或管理创新,在已有建筑产品和服务功能的基础上,增加目标国家期望的功能和服务,以此提高所提供产品和服务的附加值。适用于经济发展较好,对基础设施完善程度要求较高的国别市场。 以新加坡为例。新加坡建筑市场具有开放程度高、技术要求高、运作规范、组织完善和市场透明度高等特点,吸引了一大批国际知名工程企业在此长期经营。我国工程企业在新加坡市场可以采用改进型差异化战略,将我国企业具有的在隧道、港口、交通与电力等领域竞争优势的施工经验和技术带入新加坡市场,为其提供高附加值建筑产品和服务。 5. “投资型”——集中差异化模式 投资型集中差异化模式是差异化战略的进一步升级,该模式以较高的价格提供给目标国家更高的认可价值,即实现“物超所值”,主要适用于经济条件较好、对基础设施标准要求较高的国别市场。从经济角度看,虽然价格较之一般水平偏高,但是企业为目标国家提供的附加值增加值远大于价格的增加额,因此,目标国家附加值收益相对于价格有更大提升,这对于对基础设施标准要求较高的较发达和发达国家而言是乐于接受的。当企业采取这种模式成功进入目标市场后,获得的效益也较为可观。 如当前欧洲部分发达国家基础设施老化现象突出,亟需加大对基础设施建设或维修的力度,中国企业可抓住机遇,通过投资型集中差异化策略,争取拓展欧洲中、高端基础设施建设市场。以波兰为例。作为新加入欧盟的国家,波兰基础设施在欧盟国家中相对落后,近年来,波兰政府计划优先发展基础设施,建设资金较为充裕。据报道,2014—2020年,欧盟预算拨款820 亿欧元,用于波兰科研、公共交通和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对中国企业而言,可以波兰建设市场为先导拓展欧盟市场,提高所承包工程附加值,在协同发展中实现互利共赢。 铜陵电厂EPC工程项目全景 结束语 基于战略钟模型建立了我国国际工程承包企业进入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进入模式新框架,提出了牺牲型、节约型、双向型、改进型和投资型五类市场进入模式,举例分析了各类进入模式在不同国家市场中的应用。以帮助我国国际工程承包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基础设施建设市场中针对目标国家具体情况,选择最适合的进入模式,在为目标国提供所期望的工程价值的同时,进一步增加企业效益,提高国际竞争力,实现各方互利共赢,助力“一带一路”倡议。E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复杂环境下中国国际工程承包业协同进化及动态能力成长模型研究”(71371072)资助...
5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哈萨克斯坦的演讲中提出了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设想,随后又提出了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得到了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的积极响应。伴随着我国能源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步伐的加快,“一带一路”犹如一盏明灯,照亮了电力企业“出海远航”前行的路途,为我国电力企业“走出去”指明了方向,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中国能建规划设计集团华北院(以下简称“华北院”)这样的中国企业拓展国际业务的信心。5年的开拓与努力,华北院描绘了一幅幅多彩的丝路画卷;5年的拼搏与奋进,华北院绽放出一道道绚烂的电力之光。 早在20世纪90年代,华北院就依托雄厚的技术优势和优质的高端服务,以“借船出海”的方式在东南亚完成了多个总承包项目,成为最早走出国门的电力设计企业之一。作为以能源、电力为主体的服务型企业,华北院将“极具价值创造力的国际型工程公司”作为企业愿景。 5年,弹指一挥间 5年来,“一带一路”倡议坚定了华北院这样的中国企业拓展国际业务的信心。随着海外市场的不断开拓,华北院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多个国家留下了奋斗的足迹,市场布局从最初的非洲区域扩展到中东欧、中亚、东南亚和南美等区域,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带一路”共商、共建、共享的深刻内涵,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展现了中国企业的实力和风貌。 1.尼日利亚ALG项目 华北院总承包的尼日利亚ALG项目全长222 km,整个线路穿越尼日利亚科吉州、尼日尔州和联邦首都特区等3个地区,线路建成后已成为主干网,承担着从尼日利亚中部向其首都送电的重要任务,该项目于2013年12月竣工。 2.尼日利亚MJ线路工程 该项目为尼日利亚电力建设的枢纽工程,是尼日利亚电网的重要组成部分,工程的建设符合尼日利亚整体规划和国家产业政策,对于满足Makurdi地区不断增长的风电送出需求,解决当地风电外送的瓶颈问题具有重要作用。该项目于2014年12月投运。 3.尼日利亚Amasiri变电站EPC总承包项目 Amasiri变电站EPC总承包项目位于尼日利亚东南部Ebonyi州的Amasiri城镇,包括新建一个完整的132 kV变电站和扩建一个132 kV变电站出线间隔。 4.安哥拉SK变电站工程 华北院承担设计的安哥拉SK变电站工程是安哥拉自建国以来电压等级最高、建设规模最大的输变电项目。该项目的建成有效解决了安哥拉北部地区长期电力供应不足以及工业和居民的用电问题。 5.肯尼亚-坦桑尼亚电力互联K1标段总承包项目 该项目位于肯尼亚与坦桑尼亚交界处,是华北院在肯尼亚乃至东非独立执行的第一个项目,项目规模为新建96 km/400 kV同塔双回交流输电线路,建设地点为肯尼亚卡加多郡。 6.肯尼亚Loiyangalani-Suswa 400 kV线路设计服务项目 Loiyangalani-Suswa 400 kV线路工程是肯尼亚第二条400 kV输电线路,线路全长433.96 km。华北院负责8个塔型的钢材标准转换、部分塔型的基础设计、部分电气设计工作、中继站设计以及工代服务工作。 7.白俄罗斯核电送出及电力联网项目 该项目由华北院总承包,是白俄罗斯规划的重点电力项目之一,承担着为白俄罗斯即将落成的首座核电站对外输送电能的重要使命。项目地跨白俄罗斯3个州,共分23个子项。 8.明斯克北方330 kV变电站改造项目 华北院总承包的明斯克北方330 kV变电站改造项目分为两期施工:一期分为4个子项工程,对明斯克北330 kV变电站进行改造;二期工程包含1条330 kV线路改造,3条110 kV线路改造,1条35 kV线路改造,共计120 km。 9.印度Maruti 1×30万kW燃煤直接空冷项目 这是华北院第一个海外30万kW亚临界燃煤直接空冷发电设计项目。相关设计遵循印度标准,并通过印度IBR认证。该项目于2015年7月投运。 10.印度TRN 2×33万kW燃煤电厂项目 该项目为30万kW亚临界燃煤、湿冷发电设计项目。相关设计遵循印度标准、并通过印度IBR认证。该项目于2017年4月投运。 11.沙特吉赞JIGCC取排水口工程 沙特吉赞JIGCC取排水项目是华北院承揽的海外高标准大规模的取排水项目,设计规模达到了50万t/h。相当于4~6台百万级发电机组的循环水流量,该设计流量可以在3天内充满雁栖湖。该项目目前已进入试运行阶段。 12.老挝甘蒙2×100万kW燃煤电站项目 华北院与中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签订老挝甘蒙2×100万kW燃煤火电项目工程设计合同,这是华北院全力向国际市场转型发展的又一突破。项目拟建设2×100万kW燃煤火电机组,机组建成后将为泰国供电。 13.蒙古国“Buuruljuut”2×15万kW煤电项目 华北院与中国建筑第六工程局有限公司成功签订蒙古国“Buuruljuut”2×15万kW煤电工程勘察设计合同。该项目建设地点位于蒙古国苏木嘉日格楞,机组建成后将成为当地重要的电源点。 强强联合,携手开拓国际化进程 2011年,华北院与中国电工装备龙头企业特变电工强强合作,开始共同开拓安哥拉输变电市场。安哥拉SK变电站工程是安哥拉自建国以来电压等级最高、建设规模最大的输变电项目。作为EPC工程,该项目全部由我国企业自主设计、自主建设,采用我国自主研制的电力设备并实施自主调试。安哥拉SK变电站工程是华北院近年来承接的规模最大的海外勘察设计项目,获得了2018年度中国电力优质工程(境外)奖。 安哥拉SK输变电项目培育始于2012年,于2014—2016年进入全面设计实施阶段,2017年底如期完成竣工资料的交付。2012年初,华北院首批项目的开路先锋踏上安哥拉,历时近3个月的时间完成了现场前期踏勘。结合安哥拉电网现状,华北院的技术人员建设性地提出将安哥拉北部索约地区的石油优势转化为电能,建设680 km/400 kV双回线路,实现向安哥拉首都大罗安达地区送电的方案。通过努力,这一建议最终于2012年6月获得了安哥拉政府批准。2013年3月28日,华北院与特变电工签订安哥拉SK输变电建设项目设计合同。 安哥拉SK变电站工程,包括6个变电站和若干条线路工程,其中线路工程总长约1 000 km。项目一期工程于2016年12月2日全面竣工投产送电,二期工程于2017年12月16日全面竣工投产送电。一期工程包含4座400/220/60 kV变电站,2座60/15 kV变电站,1条全长为324 km×2的双回路400 kV输电线路,2条60 kV输电线路等子项目。二期工程主要分为姆班扎刚果和罗安达两个区域,其中,姆班扎刚果区域包括4个子项目工程,索约至卡帕瑞400 kV单回输电线路232 km,卡帕瑞400/220/60 kV变电站,卡特特至哈密路220 kV线路76.25 km,恩泽托至巴扎刚果220 kV线路90.32 km。 安哥拉SK输变电项目合同签订后,华北院派出了一批批专业技术突出、工程经验丰富的设计人员,开展现场勘查调研、原则设计批准等工作。为了克服语言、绘图习惯及标准理解等的差异,华北院又多次派遣具备国际工程设计经验丰富的技术专家前往安哥拉现场,与当地聘请的外籍咨询团队共同解决图样批准的难题。在设计团队的努力下,不到半年时间,华北院圆满完成了大部分土建施工图样及部分电气安装图样,极大地保证了项目连续施工的需求。为帮助施工方充分理解图样,快速解决现场问题,华北院还派出多名专业工程师驻扎一线,及时解决施工阶段发生的设计问题,有效地保证了项目的顺利实施。 作为安哥拉首条400 kV主干网工程,安哥拉SK输变电项目的实施实现了安哥拉北部与中部国家主电网的完美对接,火电、水电有序调剂,通过电力“空中高速公路”的建设,实现了北部能源向首都经济密集区的输送,极大地缓解了罗安达用电紧张的问题,民众生活也得到了改善,为促进安哥拉的经济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这项造福安哥拉人民的工程,得到了安哥拉政府的赞誉。该项目提高了安哥拉电网的安全性、可靠性、灵活性和经济性。 举翼乘风,潜心蓄力再攀高峰 白俄罗斯位于欧亚运输走廊的十字路口,是欧亚大陆至欧盟及大西洋港口的重要通道,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向西延伸的重点国家之一,也是华北院“向西挺进”的重点国别之一。华北院采用“借船出海”的方式进入白俄罗斯市场,成为21世纪初第一批进入白俄罗斯的中国企业,积累了丰富的国际项目实施经验。华北院参与实施的明斯克2号热电站被誉为中白能源领域成功合作的首个范例,承建的明斯克5号热电站一期改建燃气——蒸汽联合循环发电机组成套建设项目是迄今中白两国合作建设最大、最成功的项目。 华北院总承包的白俄罗斯核电送出及电力联网项目(简称“白俄罗斯输变电项目”)、明斯克北方变电改造两个项目分别于2014年、2015年开工建设。白俄罗斯输变电项目横跨白俄罗斯3个州,覆盖60%以上的国土面积,是我国企业在海外以总承包模式建设的工程量最大、最复杂的输变电工程。项目包括23个子项工程,共63条线路,其中新建线路总长度为880 km,改造线路长度为1150 km,共新建1座330 kV变电站,改造4座330 kV扩建变电站,以及线路改造涉及继保变电站19座,增建或改造通信设备32处。 2017年7月31日,白俄罗斯输变电项目的第8子项——330 kV波斯塔维变电站投运,标志着白俄罗斯输变电项目关键里程碑节点按期实现。波斯塔维330 kV变电站位于维捷布斯克州波斯塔维市古拉鲍伊村附近,占地约8 hm2,是白俄罗斯在建核电站电力输出和电力联网的最大枢纽工程,主要承担着向格罗德诺州、维捷布斯克州和明斯克州输电任务。这座白俄罗斯最大、最先进的变电站是该国核电计划的重要设施之一,是连接白俄罗斯核电站和立陶宛伊格纳利纳核电站的枢纽工程,在该国电力系统中的作用举足轻重。它的如期投产标志着华北院承包的白俄罗斯输变电项目,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为提升履约能力,华北院先后在白俄罗斯取得了包括总承包资质在内的4个一级资质、技术潜力证书和15项施工证书,获得白俄国家标准ISO 9001—2015质量认证体系证书。同时,多名中方员工也奋发积累新知识,不断总结技术经验,取得了建筑综合类总工程师证书、电气安装岗位证书、土建施工岗位证书、工地主任和劳动保护工程师证书等多项岗位证书,为华北院在白俄罗斯资质维护和业务开展起到有力的支撑作用。 共赢致和,行稳致远 华北院国际业务开发采取全球化经营与重点地域跟踪项目相结合的策略,形成了以尼日利亚为主的非洲市场和以白俄罗斯为中心的中东欧市场,充分发挥驻外机构属地化优势和桥头堡作用。开发模式从单一的现汇项目发展到以融资项目为主体的多种开发模式,积极探索与国内外大型投资企业的合作,提供国际项目开发投资咨询服务,融资能力和投资服务能力不断提升。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电力建设项目标准高、工序繁杂,且施工难度大。在执行海外EPC项目时,既要了解当地的风俗人情和法律法规,更要熟悉当地的设计标准及工艺规范等,从而进一步加大了工作开展的难度。华北院以电力为龙头,在“一带一路”沿线多个国家留下了奋斗足迹的同时,也极大地推进了中国标准的国际化进程,拉动了我国电力装备走出国门。据统计,白俄罗斯输变电项目直接带动中国装备“走出去”达10亿元人民币,一批中国制造企业已熟悉并掌握了白俄罗斯的标准。通过该工程,白俄罗斯意识到本国电力标准的落后,提出由华北院牵线,与中方相关部门共同制定新的国家电力标准的设想与计划。这不仅引领了白俄罗斯电力标准的升级,同时也为“中国标准”走进欧洲市场赢得了机遇。 国际业务持续发展,最关键的是人才,在国际市场的开拓和项目执行中,华北院非常重视人才的培养,大胆将年轻同志放到国外一线的重要岗位锻炼。为提高工程项目的管理水平,加速培养与国际接轨的工程项目管理人才,华北院积极与有关单位和部门联系,先后派出近百名工程技术人员参加了工程项目总承包项目经理资质培训班,培养了更多懂技术又会管理的国际型工程人才。目前,华北院有184人获得IPMP国际项目经理各级认证证书;有13人获英国皇家特许测量师学会(RICS)会员资格;有36人获英国皇家特许建造学会(CIOB)会员资格,为华北院提升行业竞争力和影响力、开辟国际市场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通过不懈的努力,华北院在海外电力建设EPC市场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借“一带一路”契机,加速海外市场布局,华北院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翻开了新的历史篇章。...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与“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五周年。9月4日,为响应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组织的“重走古丝路,奏响大合唱”大型特别活动,ABB在新疆乌鲁木齐举办了以“创新赋能互联互通——ABB与您携手同心,丝路共赢”为主题的客户活动,通过展示创新技术和ABB Ability™数字化解决方案,交流全球工程总承包(EPC)项目管理经验,支持当地及周边客户拓展一带一路市场领域,创新贸易投资模式,共建绿色丝绸之路。 ABB中国高级副总裁、ABB中国工业自动化事业部负责人蒋海波 共谋“一带一路”战略布局 “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和全球经济注入了新的活力,拉近了东西方的距离,开启了新的合作空间和机遇。ABB中国工业自动化事业部负责人蒋海波表示,电力、工业、交通与基础设施的改善,将提高全球的互联互通,为中外企业的合作发展带来了新机遇。“ABB是首批与中国EPC企业共同走出去的跨国企业之一,凭借在电力和自动化领域的领先技术以及广阔的业务覆盖,致力于成为中国企业拓展国际市场的优选合作伙伴。” “重走古丝路,奏响大合唱”旨在传承弘扬丝路合作精神,务实推动丝路沿线国家交流合作,探索贸易合作新模式,共建绿色丝绸之路。对外友好协会民间外交战略研究中心主任李新玉博士表示,丝路情结与发展愿望不仅是推进“一带一路”伟大工程的出发点,更是深化共识、构筑一带一路文明互鉴的落脚点。 ABB集团中国研究院负责人、ABB中国首席技术官刘前进博士发表了“技术创新谱写未来工业”主题演讲。ABB作为数字化技术领军企业,推出了丰富的ABB Ability™数字化解决方案,涵盖智能电网、智能制造、智慧交通及智慧城市等多个领域,以数字化手段联通“一带一路”,帮助客户提高效率、改善能效,提升全球市场竞争力,为建设数字化丝绸之路贡献力量。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有一部分在电力、工业、交通与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发展水平较低,亟需提高电网、矿山、钢铁、有色金属和油气化工等领域的生产效率和能源效率,同时需要投资新建或改善机场、船舶、港口和公路等交通设施,在这些业务领域,ABB拥有领先的产品、技术与成熟的解决方案。 ABB依靠遍布全球100多个国家的业务覆盖以及丰富的海外项目管理经验,为数百家中国企业的海外EPC项目提供本土化的咨询、设计、工程、制造和服务。风险控制及标准把控方面,ABB可以帮助中国企业解决不同国家和地区设计标准和行业规范差异化等问题,更好地控制风险;在成本控制上,ABB通过综合控制、电气、自动化和电信系统,帮助中国企业在海外项目中降低投资成本和运营成本,并提高生产力。 支持新疆经济转型发展 新疆作为中国的能源大省、装备制造业的重要基地以及“一带一路”战略中丝绸之路的经济带核心区,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西部处刘让群处长说。 作为全球电气产品、机器人及运动控制、工业自动化和电网领域的技术领导企业,ABB积极拓展中西部市场。ABB通过领先的技术优势和丰富的项目经验,在特高压直流输电、风电基地建设及地铁工程建设等方面与新疆积极合作,支持当地客户提高生产效率并降低能耗,实现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的协调发展。 2015年,ABB在乌鲁木齐成立新疆服务中心,这是ABB在西北地区设立的第2个综合服务中心,覆盖整个新疆地区,辐射甘肃省和青海省,为西北地区石油天然气、化工、电力、冶金、交通和基础设施等众多行业的客户提供包括安装调试、备品备件、维护维修、升级改造、培训和咨询等在内的全生命周期管理服务。 近年来,ABB参与了新疆地区的多个重点项目。 在电力方面。ABB为中国建设的全球第一条±1 100 kV伏特高压直流工程昌吉—古泉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提供突破性技术;参与建设了哈密南-郑州±800 kV特高压直流工程和新疆与西北联网±750 kV第二通道工程。 在基础设施方面。ABB高效可靠的电气设备广泛应用于新疆电力公司南湖办公大楼、乌鲁木齐喜来登酒店、新疆军区总医院、国际大巴扎、新疆大剧院和克拉玛依体育馆等地标性建筑和民生工程,提供坚强的电力保障。 在工业方面。新疆农六师信发铝业有限公司自备电厂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空冷岛,应用在该空冷岛的ABB低压传动产品和ABB高效电机理论节能达30%。新疆西部天山乳业有限公司采用了ABB Ability™制造执行系统解决方案,实现了工厂全面监控,并管理生产、产品和质量数据,大幅提升生产效率、稳定性及灵活性。ABB为独山子石化公司千万吨炼油百万吨乙烯工程交付大批中低压开关柜,为中哈能源合作战略的这一重要项目确保了可靠的电力供应。 在交通方面。ABB为兰新双线电气化铁路和乌鲁木齐市地铁一号线提供中低压开关柜、环网柜和箱式变压器等设备,大幅提升铁路和地铁轨道沿线的供电可靠性,助力新疆轨道交通发展。 此外,ABB作为一家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公民,为了更好地支持新疆本地人才培养,2015年,ABB向新疆大学捐赠价值约170万元的电气和自动化设备成立科教实验室,并在5年内每年提供10万元作为奖学金支持本地人才培养。 展望未来,新疆拥有强大的资源优势、地缘优势以及政策优势。蒋海波表示,ABB依靠领先的技术以及丰富的产品、系统和解决方案,正在加快与当地企业合作的步伐,积极参与“一带一路”经济带上的重大项目建设,借助EPC项目,从新疆走出去,进一步开拓国内外市场。...
     2015年12月21日,经过几番激烈的角逐,中国企业神华从8个国家共计36家企业中脱颖而出,一举拿下了印度尼西亚(简称“印尼”)爪哇7号2台百万机项目。这不仅是印尼目前单机容量最大的机组工程,也是我国迄今为止出口海外的首个超超临界百万千瓦机组工程。从荒无人烟的沼泽到2台1 050MW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的拔地而起,这一刻满了中国烙印的庞大项目工程将于2020年4月启动运行。中国制造、中国设计及中国施工,爪哇项目将充分展示中国电站装备和建设水平,带领中国电力走向世界,打造世界一流火电百万机,引领世界火电的发展。   是任务更是责任   “千岛之国”印尼大约由17500个岛屿组成,是全世界最大的群岛国家,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一环。印尼全国总人口2.55亿,但电力总装机容量5358.5万kW,人均装机容量仅为0.21kW,面临着严重的电力紧张局面。   爪哇7号项目是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LN)代表印尼政府进行的、在“BOOT”(建设-拥有-经营-转让)的基础上开发、运行和维护的面向全球的IPP招标项目。项目位于印尼雅加达西北约100km,装机容量为2×1000MW,计划2020年投入商业运行。该项目拟建设的两台百万千瓦超超临界燃煤蒸汽发电机组,是印尼目前单机容量最大的机组,也是中国首个海外百万机组。项目建成后将对爪哇-巴厘电网起到强有力的支撑作用,预计年发电量约150亿kW·h,可有效缓解爪哇地区电力紧张的局面。   该项目由中国神华与PLN指定的全资子公司PJBI成立项目公司,负责电厂的设计、投资、建设、运营维护及电厂至电网接入点输电线路以及码头等相关项目的投资和建设。EPC联合体包括国家核电山东电力工程咨询院有限公司(简称“山东院”)、中国能建浙江火电建设有限公司,以及三大主机供应商。   爪哇7号项目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与印尼在电力领域合作的旗舰项目,之所以这样定义,是因为该项目并非是中国在印尼投资建设的第一个机组项目。此前,就已经有中国电力企业参与了印尼第一批1000万kW规划火电站的建设,但并非中国电力主流企业,项目的效果不尽如人意。因此,爪哇7号项目不仅被看作是中国第一个海外百万千瓦级IPP火电项目、“一带一路”国家战略重点项目,也是重塑中国电力企业形象、展示中国电站装备和建设水平的关键之举。   爪哇7号项目作为中国投资建设的首台走出去的百万千瓦机组,采用国内设备、国内设计院、国内设计标准(少数采用国际标准)、国内施工单位和国内设计及施工监理,肩负着带动中国电力工程设计、设备制造和建设运营,成体系、高台阶和大协作地“走出去”的重任。   爪哇7号项目在印尼备受瞩目,关注度仅次于雅万高铁项目,印尼总统、议会、投资委员会、能源矿业部、PLN、PJBI以及印尼其他IPP商等都非常关注,印尼相关部门集中批复本项目各种手续,SGPJB公司注册3h完成,创印尼公司注册时间最短。同时,该项目也是印尼唯一一家在6个月内完成融资协议签署的项目,创造了印尼IPP投标项目的两个之最。2017年10月5日,印尼总统佐科维还亲自到爪哇7号项目现场视察。 国家核电山东电力工程咨询院有限公司国际部总经理石林   电力翘楚声名远播   作为爪哇7号项目联合承包商之一的山东院承载着带领中国电力走出去的重任。早在1972年,山东院就承担了第一个国际勘测设计项目——巴基斯坦援外输电项目。山东院国际部总经理石林介绍说:“山东院根据国际客户的要求和管理惯例,推进设计与项目管理能力的国际化。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我们深刻感受到了国际标准的重要性,我们边开拓边探索,迄今为止,全院共开展362项国外标准的消化,承担了行业60项国际标准的对标,编制了《国外项目基本设计内容深度指南》。”石总举例说,马来西亚康诺桥项目设计全部采用欧美标准和主机,与当地设计咨询公司合作,进行土建及污水处理等范围的属地化设计,设计管理、标准、流程和软件等全面接轨国际。巴西帕姆帕项目聘用当地专业的HSE、环境、土建及电气施工管理、律师及会计等项目管理工程师,实现了项目管理人才国际化,有效满足了本土化的工程建设管理要求。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为山东院的海外业务打开了一扇窗,自2013年至今,在一带一路地区,山东院作为总承包商,承担了菲律宾普丁巴图二期1×135MW燃煤电站项目、神华国华印尼爪哇7号2×1050MW燃煤发电工程、神华国华印尼南苏1号2×350MW燃煤发电工程、土耳其阿特拉斯2×600MW伊斯肯德伦火电厂工程、土耳其维拉卡纸厂工业公司1×40MW燃煤电站工程和马来西亚沙巴州古达50MW太阳能光伏发电工程、巴西PAMPA345MW燃煤电站项目、古巴郝苏斯拉比20MW生物质发电等项目的建设工作。   山东院作为勘察设计单位,承担了中水马来西亚康诺桥384.7MW联合循环电站工程、华电印尼玻雅2×660MW坑口电站工程、华能巴基斯坦萨希瓦尔2×660MW燃煤电站项目、孟加拉PAYARA2×660MW超超临界燃煤电站项目、老挝500kV输变电项目、巴基斯坦默蒂亚里-拉合儿660kV直流输电项目及伊拉克鲁迈拉730MW联合循环电站等项目的勘察设计工作。   山东院作为项目管理单位,承担了越南永新燃煤电厂一期(2×620MW)工程和巴基斯安胡布2×660MW燃煤电厂工程的项目管理及咨询工作。   其中,萨希瓦尔项目成为中巴经济走廊第一个投产发电的绿色环保电站,总工期22+1个月,被誉为“巴基斯坦电力建设史上的奇迹”;孟加拉帕亚拉项目成为该国容量最大、参数最高的燃煤电厂;土耳其阿特拉斯项目荣获国家优质工程金奖;菲律宾普丁巴图项目荣获工程总承包铜钥匙奖。而神华国华印尼爪哇7号2×1050MW燃煤发电工程是中国第一个海外百万机组IPP火电项目,意义更加非同凡响。   爪哇7号的施工难度及应对措施   爪哇7号项目位于印尼爪哇岛、万丹省西冷市,东南距雅加达市约100km,距西冷市约15km,西南距芝勒贡市约6km,西北距默拉克港13km,地理位置优越,区域地势开阔,海陆交通便捷。   中国神华作为中标人,与PLN的全资子公司PJBI组成项目公司(神华国华(印尼)爪哇发电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建设,出资比例为中国神华70%,PJBI公司30%。自项目商业运行日起25年内负责设施的运行和维护,向PLN供应净容量约2×991MW的电量。   本期工程建设2×1050MW等级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同步建设烟气脱硫和脱硝设施、预留脱销空间;配套建设2个14000DWT泊位的电厂专有煤码头。   爪哇7号项目的电厂位于海边,可建设用地面积约173hm2。因为电厂位于海边,现有滩面标高低,需回填垫高约4m,回填量非常大。经探测,厂址区域表层均存在10~17m厚的淤泥层,需要进行真空预压处理,建设难度可想而知。在这样的地基条件下,承包方、当地施工队伍集思广益,发明了竹笆、土工布和砂垫层逐层铺设作业法。在短短3个月内就实现了全厂道路贯通,10个月内完成了地基处理并实现了桩基施工。而项目给建造者带来的考验还远不止这些。   项目主要难点、风险点及措施:   1.自然条件恶劣   爪哇7号工程自然条件恶劣,厂址常年多雨、每逢大雨现场水流成河,泥泞不堪,甚至还会发生护坡垮塌。厂址地震烈度高(地震加速度0.33g)、地质条件复杂(表层存在较厚的火山灰形成的淤泥层,淤泥深度最大达19m)、土方或砂源缺乏(厂区需要回填深度约4.0m),地基处理工程量大、周期长且难度大。预处理面积58.6hm2、排水板约900m×104m、填方堆载207×104m3。   2.工期风险   按目标工期,首台机组需要在2019年9月30日通过168h试运移交生产。此工期少于国内同类机组平均工期1个月,少于印尼超临界60万等级机组最短工期3个月,工期考核严厉,风险非常突出。在异国他乡,资源配置难、资源到场难,必须通过科学组织、超前策划、不等不抢和一次成优等措施确保,同时留有余地。   3.分包队伍“PT”化的风险   爪哇项目公司和EPC单位都是首次在国外进行如此大规模的建设,经验不足。工程建设的分包单位并非国内专业火电施工队伍,他们的管理能力、质保体系尚不能满足高质量的要求。项目建设过程中,通过“加工配置工厂化、施工作业专业化”来防范此实际情况带来的风险。   4.印尼工人不熟练作业的风险   按合同的要求,工程建设需要大量采用印尼工人,但印尼工人电力建设施工的能力不够、经验不足和语言不通,中方管理及技术人员与他们的沟通难以到位,由此会导致技术不清晰、标准执行不到位,是项目可能面对的最大风险。   5.印尼本地尚未完全认知的风险   中方对印尼的地材等原料不熟悉,对本地产品不完全了解。   6.首次使用的风险   项目处于赤道附近,天气炎热、温度高且海水温度高,以及PPA要求的电厂净出力不得小于2×991MW等原因,使得工程必须采用世界上最大容量的发电机(1240MV·A)、最大的褐煤锅炉(出力3100t/h,重3.7万t)、配套的辅机也是最大的,如最大容量三相一体变压器(1330MV·A)、最大中速磨煤机,长达4km的输煤皮带、多达3万多点的DCS等,汽轮机入口参数为27/600/600,机组夏季铭牌功率为1055MW,为印尼当地容量最大、参数最高的机组。如此之大、之长和之多,并不只是简单的尺寸或数量的增加。这需要严把制造、出厂检验、安装和调度等全过程的质量。   7.“五防”的风险   项目处于赤道附近,高温、高湿、强紫外线、多雨和海边盐雾的自然环境与国内的海边环境相差很大,这些不利因素对投产后的可靠运行影响很大,同时对施工质量的影响也很大。为规避风险,从设计方案、设备制造等均进行了专题设计,提出了针对性的技术措施。   8.维护和备件资源欠缺的风险   项目的绝大多数设备均为国产,在国内加工后海运至现场,设备质量、备品备件的要求较国内工程严格得多,因生产和试运期出现任何设备质量、任何设备若无备件,都是致命的。出厂试验要求严格、且较国内试验必须加强,无缺陷出厂是底线,备件同步到位,同时需要对当地的资源进行详细的调研,多头并进,确保将来生产的正常进行。   9.设备及时供货、免税和清关的风险   爪哇工程共计约159大件设备和39万计费吨,发运周期约为22个月,预计船运20批次;降低进口环节税、打通通关绿色通道、实现工地清关,对本项目至关重要。   10.进口设备和材料风险   四大管道、进口门等的质量近年来不断下降,同时组织生产的过程也加长,大大压缩现场做业时间。   “爪哇7号项目工程反映的风险基本都是我们开展海外业务经常会遇到的,比如国际化人才储备不足、国际项目风险管控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等等。”石总表示,比较重要的一点是,国内企业大多对国际标准掌握不足,方案的国际竞争力较低,与国际领先公司尚存差距。“很多海外项目业主不认可中国标准,而且中国标准缺乏专业翻译版本,无法全面与欧标、美标和英标等进行对标,为国际项目实施带来很多困难。希望相关行业协会尽早完成我国标准的翻译和对标工作。”   为了推动中国标准走出国门,在爪哇7号项目PPA谈判过程中,中方争取到绝大部分采用中国标准;环保、安全等采用印尼强制性标准;消防、压力容器等采用美标。   从EPC向电力技术系统集成商转型   历经近60年发展奋斗,山东院已经成功打造了业内电站服务业高端品牌形象,业务范围涵盖火电、新能源、电网和增量配网、核电、综合智慧能源以及非电业务6大板块,涉及规划、咨询、勘察、设计、EPC总承包、寿期服务、科技研发和投资运营8大领域。   在传统强项火电板块,山东院是国内设计能力最先进、总承包管理能力最成熟的企业之一。掌握百万千瓦超超临界机组二次再热技术,形成以设计为龙头的总承包管理优势,2015年、2016年设计投产容量连续两年突破千万千瓦,位居全行业第一。   山东院计划在未来5年内完成从单纯工程承包向电力技术系统集成商的转型。在重点国家尝试竞标供货包、寿期服务包等项目类型,开拓其他中国成套机组出口项目的运行维护服务,包括运行维护指导、备品备件供应和机组的检修运维、技术改造和升级以及海外技术技能培训等。   “当前,全球经济仍延续增长疲弱的态势,主要经济体市场活力不足,全球电力发展重心呈现从传统化石能源向清洁能源转型的大趋势。部分重点区域的中心国家,如巴西、南非、印度和俄罗斯等,虽有经济复苏迹象,但电力市场并不活跃,且多以新能源、燃机、输变电或旧机组改造类项目为主。”针对现在的电力市场发展,石总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同时分析说,“‘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企业‘走出去’迎来新的窗口期。但同时我们也看到,单纯的国际EPC竞标项目开发难度加大,中国融资项目优势不明显。山东院作为技术服务型企业,我们必须要在‘一带一路’的新形势下,立足实际,找准自身定位,充分发挥前沿市场平台和规划咨询的引领优势,为大型企业在海外市场调研、风险识别、法律法规、项目决策、政府审批、劳工使用和物流采购等方面,提供全过程的支持服务。在推动大企业‘走出去’的同时,通过项目开发合作,赢得设计或总承包业务,促进自身国际化能力的提升。...
China-Indonesia relations are facing the historical opportunity for development. The two countries have made fruitful achievements in political security, trade investment as well as people-to-people and cultural exchanges. Indonesia, with its advantages in population, natural resources, market and location will be the key partner for China to build the “21st Century Maritime Silk Road” Initiative (MSR). And China will strongly support the “Global Maritime Fulcrum” Strategy (GMF) with its advantages in technology, experience and capital. China and Indonesia should enhance policy communication, create “Upgrade for Marine Economy” and promote cooperation in infrastructure, connectivity, capacity and investment, finance and people-topeople and cultural exchanges to build the China-Indonesia cooperation as a “Project Model”. 度尼西亚共和国,通称印度尼西亚,简称印尼,是东南亚国家,首都为雅加达。印尼与巴布亚新几内亚、东帝汶和马来西亚等国家相接。印尼由约17 508个岛屿组成,是马来群岛的一部分,也是全世界最大的群岛国家,疆域横跨亚洲及大洋洲,别称“千岛之国”,面积较大的岛屿有加里曼丹岛、苏门答腊岛、伊里安岛、苏拉威西岛和爪哇岛。 根据最新人口数据显示,2018年印尼人口总人数约为2.66亿人,国土面积190多km2,自然资源丰富,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周边大国和亚洲地区大国,进入新世纪以来,印尼长期保持6%以上的经济增长速度。印尼在东盟中扮演着领导者的作用,所以在“一带一路”,特别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中,印尼的独特作用非常明显,它可以成为一个突破口,发挥它对东盟国家的引领带动作用。东盟国家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在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中的重要性。印尼经济总量占了东盟的40%左右,人口占了东盟近半,市场化程度高,金融市场比较稳定。在20国集团里,印尼也是唯一的一个东盟国家。 中国和印尼于1950年4 月建交,于1967年10月冻结外交关系,1990年8月8日两国恢复外交关系。在经贸合作方面,中国连续7年成为印尼最大贸易伙伴,双方贸易向平衡可持续方向发展。2017年,中印尼贸易额达633亿美元,同比增长18.3%;中国成为印尼第三大投资来源地,投资存量超过100亿美元,2017年投资流量增幅超过30%;一批标志性合作项目扎实推进,中印尼综合产业园建设成效显著,雅万高铁成为“一带一路”建设重要早期收获;基础设施、产能和数字经济等两国合作新动能不断涌现。近年来,印尼政府为吸引外来投资,营造了良好的投资环境,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和实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支点。 印尼2016-2045年增长预测印尼针对30年本国的发展,提出了非常明确的计划,计划从2016年开始,计划指出截至2045年印尼要成为高收入国家,跻身世界前十大经济体,GDP年增长率最低达到4.5%,到2045年人均GDP实现16 149美元。过去30年中,印尼年经济增长率达到了5.1%, 未来30年仍然保持这一增长水平。计划如果能够实现,那么印尼将跻身世界最大的十大经济体,到2050年印尼有可能会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这个过程有几个重要的决定性因素,不仅是实现高增长那么简单,事实上还需要有一个好的政策规划。要实现5.1%的GDP增长,意味着印尼要提高自身的生产率,也就是说印尼要在科技和科学方面不断的进步。 印尼聚焦区域发展为了实现2 0 4 5 年的宏伟目标,还有一个决定性因素,就是要加强印尼的区域发展。印尼是一个岛国,6个大岛分别是苏门答腊岛、爪哇岛、加里曼丹岛、苏拉威西岛、巴厘岛、马鲁吉和巴布亚岛,其中,爪哇岛覆盖了7%左右的土地面积,但是它的GDP占全国比例的58%。所以,印尼各地区之间的发展非常不平衡。因此,印尼已经着手各地区岛的基础设施和经济建设。既要发展制造业,也要发展第三产业,旅游业就是印尼需要不断优化发展的,除了巴厘岛之外,印尼还有另外的一些旅游经典路线,印尼的想法是未来30年建成10个“巴厘岛”。 印尼特别针对基础设施建设提出了五年发展战略,要满足生活生产基本需求:100%完成饮用水系统、100%完成卫生设施系统、96.6%电气化率、宜居住房计划、边境和欠发达地区的交通可达性、交通安全与保障、防洪。另外就是要实现“互联互通”的目的,让海上高速公路和多式联运互联互通。城市发展方面,要发展陆路运输、大宗货物运输与多式联运,提高城市路网通行能力和质量。对于城市交通,印尼也提出了发展理念,即提高路网通行效率、提高公共交通份额和提高利用技术。发展可持续城市交通,城市设施能源供给,采用信息通信技术发展城市基础设施,实现智慧城市。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 印尼提出了“ 全球海洋支点” 战略(GMF),海洋基础设施建设和捍卫海洋主权是印尼GMF构想的两条主线。恰当的提出时机、对发展需求的理性分析、较为坚实的民意和合法性基础以及印尼国家的较好国际形象,为该战略构想的实行提供了有力支持。这一战略构想的实施有助于印尼提升国家竞争力,拓展与主要大国的关系,并将对区域发展起到引领作用。促进基础设施的建设既是印尼“全球海洋支点”战略构想的核心内容,也是落实该战略构想的着力点和重要评价指标。长期以来,印尼的基础设施尤其是与海洋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处于停滞乃至倒退的状态,几乎跟不上经济的发展速度。因此,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促进海洋互联互通是印尼进一步发展繁荣的重要条件。印尼政府计划未来五年投入巨资新建或改建各类公路、铁路8 600 km,大坝49座,发电站35 000 MW以及港口24个。以基础设施建设为核心抓手,切中了印尼社会的关切,顺应了区域发展的潮流,有力地为国家发展打开了机会之窗。 对于印尼基础设施的规划,印尼已经有了发展蓝图,位于北部的北加里曼丹岛,被作为印尼的能源和矿产中心,在这里建设水电项目,建立基于矿产资源的工业园区、冶炼厂和港口;同样位于北部的北苏拉威西岛,是印尼的环太平洋经济中心,在这里有伦贝国际机场,另外北苏拉威西,它是一个环太平洋的经济枢纽,包括工业区基础设施,在这里也会发展一些度假村等旅游产业,这里还建立有比通工业园;位于西北方向的北苏门答腊岛,被作为西印度尼西亚东盟经济和商业中心,在这里有工业园区、主要的基础设施建设如港口都在这里,还有地产和轻工业,多巴湖旅游区就位于这里; 在巴厘岛,印尼致力于打造巴厘经济走廊,聚焦高科技创新产业,将巴厘岛打造成为一个创意经济的中枢。巴厘岛坐落着库拉库拉岛科技园,以及著名的巴厘岛跨海大桥,印尼还要在这里创立一个高科技与创新的经济中心。 印尼首都雅加达 印尼着手构建两大支柱行业在印尼的发展框架中,有两个行业是非常重要的,即能源产业和信息通信技术(ICT)产业。 印尼将能源产业的发展看作三个部分:第一,实现能源的自给自足;第二,不断发展制造业和服务业,需要能源产业的支持;第三,要发展清洁、先进的能源。 ICT产业,有两项发展任务:第一就是ICT的基础设施,包括光纤骨干网(Palapa Ring)、基站收发系统(BTS)、卫星、政府数据中心、网络与因特网连接;第二就是ICT的生态系统的构建。 ICT生态系统中,一方面是由政府使用的ICT生态系统,另外一个是私营企业所使用的ICT生态系统。对于政府而言,需要涵盖电子政务、电子社会、电子教育、电子农业、电子渔业和电子医疗的功能;对于私营企业而言,需要涵盖电子物流、电子商务和电子采购的功能。在ICT的生态系统中,印尼需要在这两个生态系统之间建立互联。 其中一个实例是电子医疗,印尼目前在医疗方面有很多的保健设备,对于一个拥有17 000个小岛的国家而言,如何对于医疗进行各岛的全覆盖是一项非常有挑战性的任务,因此印尼迫切需要通过I C T以及电子医疗的方式为当地的人民提供更好的服务。在印尼,医院总共有2 758家,其中地方的一些医疗保健所将近1万个,目前医院的联网率还是非常低的。印尼计划到2019年,有更多的医院能够实现联网。更重要的是,在ICT技术的帮助下,印尼可以做一些远程的医疗,并且在农村部分进行远程医疗的覆盖。未来,印尼将会给ICT产业提供更多的商业机会。 印尼公主港项目 投资在印尼印尼近一二十年来经济高速增长的态势加大了对于基础设施的需求,历届政府有心改善这一状况,但由于巨额的资金缺口而一直未能推进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的规划。随着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建成与深化,中国提出的诸多经济倡议逐步落实,以及美日韩等国持续积极推进与东南亚国家的合作,正在快速地在各国转化为国家发展规划和实际的建设项目。 印尼在融入各种区域合作机制的过程中,正逐步开放国内市场,完善法规监管,依托自身的有利条件大规模地吸引外资。其中最优选择之一,无疑是加入中国倡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 通过亚投行的担保项目,借由杠杆效应,印尼可以吸引更多的私人资金,弥补资金缺口,从而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在较为成熟的环境中,充分发挥自身的潜能,实现其战略构想的核心目标。 从2016-2019年,印尼的基础设施投资总额达到了3 592亿美元,其中包括政府预算1 482亿美元,占比41.3%,包括国家预算、多边和双边外国贷款占政府基础设施预算±6.5%、国内贷款;国有企业798亿美元,占比22.2%;民间投资1 311亿美元,占比36.5%。印尼希望民间投资能够更多地介入,通过“一带一路”合作倡议,提高国有企业和私营部门的重要作用。 目前,印尼的民间投资有两种形式,公私合营模式(P P P)和非政府基础设施投资模式(PINA)。 1)PPP模式又分为公开招标模式、非公开招标模式。公开招标是政府作为项目发起人;非公开招标是私营部门作为项目发起人。 2)PINA模式是为了鼓励投资者进行股权融资,深化资本市场,加强股权参与,分为直接参股和股权投资。直接参股是指直接股权融资,直接参股基础设施公司或投资平台。股权投资是指投资者购买基础设施公司或投资平台发行的权益工具,如自主基金、永续债券、可赎回优先股或其他近股权相关工具,深化资本市场。 对于所有的合作,印尼都需要秉承几项主要的原则:高环境标准;综合开发模式;利用印尼劳动力资源;技术转让。 无论什么样的项目投资,采用什么样的方式,高环境标准是印尼必须坚持的,必须保证印尼的环境清洁。另外,要提供综合开发的方式,而不仅仅是某个个案项目的发展,需要从全局进行考虑,提出完整、综合的开发模式。比如海港的建设,应该是和周围的一些基础设施以及I C T行业结合, 协同环境的发展综合考虑。同时,是要尽量利用印尼本地的劳动力资源,印尼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其中约一半年龄在3 0 岁以下, 人口年轻化,一方面为印尼提供了充足的劳动力,另一方面也创造了需求,促进印尼经济持续发展。最近,印尼专家纷纷表示,2020-2 0 3 0 年间, 印尼将迎来人口红利期,希望政府抓住机遇,借此提升印尼经济实力。最后一点,印尼在合作中非常重视技术的转让,帮助印尼切实地满足对产品质量提升、加工效率提升以及产业升级的迫切需求。  ...
  Sri Lanka and China have been two Asian countries that have been friends over several centuries. We recall the solid foundation that was laid of contemporary relations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with the recognition of the PRC by Sri Lanka on 50th January 1950. Sri Lanka also simultaneously accepted the One China Policy within three months to become the first South Asian country to do so. Then in 1952, the historical Rubber-Rice Agreement, which was in two tiers, was signed between Sri Lanka and China. Now China is taking its place at the center of the world stage with the second largest economy of the world. China and Sri Lanka embark on “On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and Sri Lanka actively participated in the “21st Century Maritime Silk Road” construction. Now China has become the largest trading partner of Sri Lanka, which means the bilateral economic and trade cooperation has a great potential and broad prospects. 斯里兰卡驻华大使卡鲁纳塞纳 · 科迪图瓦库博士 斯里兰卡,全称斯里兰卡民主社会主义共和国(The Democratic Socialist Republic of Sri Lanka),旧称锡兰,是个热带岛国,位于印度洋海上,英联邦成员国之一。斯里兰卡在僧伽罗语中意为“乐土” 或“光明富庶的土地”,有“宝石王国”“印度洋上的明珠”的美称,被马可·波罗认为是最美丽的岛屿。 斯里兰卡的经济以农业为主,而该国最重要的出口产品是锡兰红茶。该国亦为世界三大产茶国之一,因此国内经济深受产茶情况的影响。在自由化进程中,增长速度持续加快。斯里兰卡的最大优势是其矿业和地理位置,它是一个宝石富集的岛屿,是世界前五名的宝石生产大国,被誉为“宝石岛”。所以在初期阶段,矿业给它带来了不少的发展优势,每年宝石出口额可达5亿美元。 从古至今的贸易伙伴 斯里兰卡是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很早就与中国有贸易往来。郑和在1409年前后曾数次访问斯里兰卡(当时称锡兰山),如今位于首都科伦坡的国家博物馆内还藏有刻着中文、泰米尔文和波斯文三种文字的石碑,忠实记录了郑和受明朝皇帝派遣,下西洋时来斯里兰卡巡礼圣迹、向佛教寺庙布施香礼等情况。 1950年,斯里兰卡承认新中国。1952年,斯里兰卡在两国未建交的情况下,不顾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封锁,同中国签订了《米胶贸易协定》,成为两国友好合作关系史上的佳话。1957年2月7日两国建交,中国开始向斯里兰卡提供经济技术援助,援建了纪念班达拉奈克国际会议大厦、最高法院大楼以及国家表演艺术剧院等一系列项目。 2010年,中国已经成为斯里兰卡最大的海外金融合作伙伴。2013 年5月,两国决定将中斯关系提升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发表了《联合公报》。而恰恰在这一年,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战略构想获得斯里兰卡积极回应。2014年,中国已成为斯里兰卡第二大进口来源国,主要对其出口产品有纺织品、机电产品、建材和医药等,中国从斯里兰卡进口的主要产品有橡胶制品、红茶、宝石和椰油等。 中斯两国自建交以来经贸关系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发展顺利,贸易额逐年增长。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五年来,中斯共商、共建和共享“一带一路”取得重要进展。普特拉姆电站提供了斯里兰卡全国约40%的电力供应,结束了其频繁断电的历史;科伦坡机场高速公路大大便利了出入境游客,推动了斯里兰卡旅游业迅猛发展;科伦坡南集装箱码头由中国企业建设、经营,在全球集装箱码头中增速高居前列;中方承建的莫勒格哈坎达水坝项目是斯里兰卡目前最大的水利调节枢纽,为当地农业、民生提供了巨大福祉。2018年10月,斯里兰卡近百年来修建的首条铁路—— 南部铁路一期将正式通车;2019年底,连接科伦坡和汉班托塔的高速公路也将全线贯通。所有这些项目都与中国有着密切的关系。 截至2017年底,中国企业在斯里兰卡累计完成基建项目营业额逾150亿美元,涉及交通、水务、电力和港口等多个领域,为斯里兰卡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除此之外,中斯务实合作还为斯里兰卡创造了10余万人的就业机会,培训了上万名技术与管理人才。这为斯里兰卡进一步实现自身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一带一路”迎接新的发展机遇 斯里兰卡驻华大使卡鲁纳塞纳·科迪图瓦库博士认为,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适时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有担当,有眼光。这对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个好方案,好机会。他说: “过去的几十年间,经济全球化使很多国家都实现了经济增长。但这个体系有其缺陷,需要变革。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主张共商、共建和共享,尤其重视基础设施建设,这将成为推动新型全球合作的动力。” 基建拉动增长,是“一带一路”倡议题中之义。更便捷的交通,更充足的能源,是沿线国家互联互通的基础。中斯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正是以港口建设为平台,借此便利贸易,吸引投资,打造港口经济。中国在斯里兰卡的两个重要项目——科伦坡港口城和科伦坡南港,有望成为“一带一路”上的标杆项目。科迪图瓦库大使认为,港口经济未来将是斯里兰卡经济发展的支柱。 科伦坡港口城由中资公司与斯里兰卡港务局共同开发,计划打造为南亚地区的航运、物流、旅游和金融中心,直接投资14亿美元,预计带动二级开发投资130亿美元,将创造超过8万个就业机会。目前填海造地工程已完成80%,二期开发招商工作也正顺利进行,已经吸引了中国、美国和欧洲的一大批投资者的目光。伴着印度洋的海水与霞光,热火朝天的港口城工地已然成为科伦坡最壮观、最美丽的一道风景。 汉班托塔地理位置优越,对于斯里兰卡发展南部地区、提高税收和创造就业具有重要作用。正是有鉴于此,在斯里兰卡政府请求下,中方承建了汉班托塔深水港。斯里兰卡政府一度试图将经营权转让给其他国家,但并不顺利,港口运营也受到较大影响。2017年底,遵循国际法则和市场经济发展规律,中资公司和斯里兰卡港务局分别占股70%和30%,共同取得汉港运营权,相关程序完全公开、平等且透明。接手3个多月来,港口滚装船业务已大幅增加,航运补给业务也在迅速恢复,整个港区正以日新月异的面貌向前发展。此外,中斯双方还在汉港打造临港工业园,港园联动才能最大发挥港口的巨大优势。目前, LNG发电站、水泥、钢铁和石油炼化等大型项目正在加快商谈落地,未来几年内有望给当地经济、民生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必将成为斯里兰卡国家发展的新引擎。 科迪图瓦库大使表示,“一带一路”倡议与斯里兰卡国家发展战略十分契合,斯政府高度重视此项倡议。他说:“在印度洋地区,斯里兰卡地理位置优越,有潜力成为本地区物流、信息和服务等要素交换的中心。所以斯里兰卡支持全球化,斯政府愿意在‘一带一路’这种推进全球化的方案下,与中国政府加强政策沟通。” 电力市场潜力巨大 随着人口迅速增长和工业化进程加快,斯里兰卡电力需求急剧增长,年均增速达到6%~8%,能源问题已成为经济发展的瓶颈。 1.燃煤发电 热电站是斯里兰卡最大的能源来源,普特拉姆煤电站就是由中国公司建设的斯里兰卡煤电站。该电站位于首都科伦坡以北约130 km处的Norochcholai,是中斯迄今为止最大的经济合作项目,也是斯里兰卡最大的燃煤电站。 普特拉姆燃煤电站是斯里兰卡的首座燃煤电站,从2007年开始建设,由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承建,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贷款总额超过13亿美元,也是中斯两国已经完成的最大经济合作项目。该项目历经7年时间,已于近期建成完工。2011年,为纪念普特拉姆燃煤电站的重要意义,斯里兰卡政府还将电站图像印在了100 面额卢比纸币上。普特拉姆燃煤电站无疑成为了见证中斯友谊的又一丰碑。 普特拉姆燃煤电站项目工程分三期进行:一期工程中国提供4.45 亿美元贷款,装机容量30万kW,已于2011年2月正式运行发电。二三期工程贷款金额8.9亿美元,共有两台机组,总装机容量60万kW。目前该电站的总装机容量为90万kW,占斯里兰卡现有发电机装机容量的 23%,已经成为斯里兰卡发电量最大的电站。目前,第二家煤炭发电厂“阿姆布尔煤炭发电厂”正在实施建设中。 2.水利发电 水电是斯里兰卡主要能源来源之一。斯里兰卡拥有马哈威利(Mahaweli)、凯利尼(Kelani)、瓦勒韦(Walawe)及卡鲁(Kalu)四大河流的水利资源,理论蕴藏量为8 250 GW/h。斯里兰卡已形成三大水电枢纽,包括马哈威利水电站、凯拉尼水电站和萨马纳拉水电站,全部隶属于锡兰电力局。目前还有莫拉格纳等十余个水力发电项目正在实施中。 3.风力发电 风电方面,斯里兰卡属于热带季风气候,沿海地区风能条件较好,风电潜能理论上达到35 GW,但目前实际开发程度较低。汉班托塔风农场是斯里兰卡第一家风力发电厂,位于汉班托塔的东南海岸,有5台麦康公司 M1500—600风力涡轮机,发电量 600 kW,总输出电量3 MW,年输出电量将近4 500 MW·h。近年来,斯里兰卡风电的重要性不断提高, 2015年下半年,亚洲开发银行提供了2亿美元融资贷款,支持斯里兰卡开发风电项目。 4.太阳能发电 斯里兰卡很早就看到了太阳能的发展潜力,从1986年就开始推动太阳能工业,将其作为国家电力能源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希望通过太阳能发电满足居民家庭用电需求。2004年,斯里兰卡全国已架设 4万多套太阳能系统,拥有9家太阳能公司,120多个零售店,约1 700 名职工。同年,政府还发起“更新农村能源计划”,向愿意购买家庭太阳能系统的消费者提供贷款和补贴。从这一角度看,斯里兰卡可以说是世界太阳能发电的先导。但是由于成本、技术等原因,斯里兰卡太阳能工业发展并未达到预期。到 2016年,接入电网的屋顶光伏电站不足6万户,太阳能电站也仅有 3座,总装机容量不足1.4 MW。 2016年2月,斯里兰卡大型企业 LAUGFS电力公司斥资50亿卢布建设了斯里兰卡最大的太阳能电站,有望每年向国家电网提供40 GW·h 电力。 目前,斯里兰卡政府不断加大对新能源的政策支持和资金投入。根据斯里兰卡锡兰电力局的发电规划,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将增至972 MW,占发电结构比例的20%;到2025年,所占比例将达到21.4%;到2034年,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将增至1 897 MW,实现100%可再生能源供电,并且以风电为主,其次是小型水电,生物质能和太阳能,装机容量分别约为719 MW、673 MW、279 MW和 226 MW。此外,斯里兰卡政府还针对太阳能工业发展设定了具体目标,即到2020年,光伏发电容量达到22万kW,到2025年光伏发电容量达到100万kW。 新能源市场的发展必然导致新能源技术、设备需求的大幅提高,为中国企业创造商机。 友好的投资环境 与南亚其他国家相比,斯里兰卡具有较好的投资环境。 早在2008年,斯里兰卡就在距离首都科伦坡50 km处,为中国投资者建立了一个占地150 km2 的经济特区,中国企业在此可享受许多优惠,开展洽谈自由贸易协定。 2009年,斯里兰卡结束长达 26年的国内武装冲突,进入和平发展时期,安全形势明显好转,经济保持较快增长。近年来,斯里兰卡政府重视对基础设施的投入,建设了一大批重点工程,涵盖电力能源、航空航运、交通运输、水利水务和通信等领域,斯里兰卡投资环境得到显著改善。 斯里兰卡宪法和相关法律保障外国投资的安全,拥有一整套包含知识产权、争端解决和公司法在内的成熟的法律和制度框架,允许外资进入除贷款、典当、少于100万美元的零售业以及近海捕鱼等少数领域外的所有经济领域,对红利、酬金、版税和资本的汇出没有限制。 1.良好的双边和多边关系 斯里兰卡重视双边和多边的区域合作,发展与周边国家的经济合作关系,与印度、巴基斯坦的自由贸易协定业已付诸实施。在自由贸易协定下,当产品增值达到35% 时,一国向另一国出口时享受关税优惠待遇。根据不同的商品和产业政策,关税消减幅度达25%、50% 或者100%。斯里兰卡现为WTO、联合国贸发会议、国际咖啡协会、国际天然橡胶协会和天然橡胶生产国协会的成员。此外,斯里兰卡还参加了一些区域性的贸易互惠组织,如曼谷协定、南亚五国关税互惠贸易协定。 2.较好的人力资源 据世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斯里兰卡在中低收入国家中,受教育水平最高(92%)。斯里兰卡的劳动力相对低廉。英语在该国通用。 3.相对安全的投资保护 斯里兰卡推行经济自由化以后,推行私有制,私人投资和外国投资受到法律保护。目前斯里兰卡与包括中国在内的24个国家和地区签定了双边投资保护协议。投保协议有效期通常为10年,如无任何一方提出终止,将继续生效。即使投保协议被终止,但已实施的投资仍将受到10年的保护。斯里兰卡的宪法和相关法律规定私人和外国投资不容侵犯,具体内容有:保护外国投资不被国有化;必要时对外国投资国有化,将给予及时足额的赔偿;确保投资和利润的自由汇出;可通过国际投资纠纷解决公约(ICSID)处理争端。 此外,斯里兰卡还是多边投资保护组织(MIGA)的创始成员,还与20多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避免双重征税的协议。  ...
· 在京举办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致力于“共商·共创·共赢” · 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与多家中国企业签署10余项协议 · 与上百家中国EPC企业携手在全球开拓100多个区域市场 · 呼吁打造数字生态系统,面向未来,推动基础设施建设 · 宣布Carsten Hasbach担任西门子全球“一带一路”办公室负责人   西门子2018年6月6日在北京与中国合作伙伴签订了10余项合作协议,全面融入“一带一路”倡议,向更广泛的国际合作继续迈出坚实一步。来自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余位政府、企业、投资界、金融机构与智库的各界领袖及专家代表今天出席了由西门子举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期间,西门子与包括中国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广东省粤电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及华润水泥控股有限公司在内的数个中国领先企业达成合作,针对发电、能源管理、楼宇科技与智能制造等领域,携手开拓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尼日利亚、莫桑比克和南美等国家和地区的市场潜力。  西门子股份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凯飒(Joe Kaeser)  “作为中国及其各行业长期和成熟的合作伙伴,西门子在更大规模和更广泛领域内继续推进与中国各行业的务实合作,为推动‘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注入新动能。”西门子股份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凯飒(Joe Kaeser)在于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期间见证了一系列协议的签署。他表示,“事实证明,这一倡议高瞻远瞩、意义深远,在许多相关国家已经有力加速推进了当地基础设施的建设。西门子拥有广泛全面的技术组合,在相关国家和地区有着悠久的运营历史,能够准确把握当地市场需求,并拥有雄厚的实力为当地社会创造价值。西门子凭借这些独特的优势,能够支持这一倡议获得长期成功。”  西门子是首批与中国EPC企业共同“走出去”的跨国企业之一。“‘一带一路’倡议旨在促进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它不但连接社会、经济与文化,还为基础设施与数字世界之间建立联系。”西门子股份公司管理委员会成员奈柯(Cedrik Neike)表示,“在这一领域,西门子是全球领先的基础设施企业,并拥有雄厚的实力打造数字生态系统。我们的愿景是共创‘数字丝绸之路’。”  目前西门子已与上百家中国领先的EPC企业携手,成功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拓市场。作为与中国EPC企业合作的代表性项目,西门子帮助中国天辰工程有限公司赢得了中国企业在土耳其的最大订单——建设全球最大的天然碱工厂之一。该项目于2017年底投运,极大地促进了土耳其的出口,在当地创造了约2,000个工作岗位。2017年9月,西门子助力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成功赢得了首个H级燃气发电厂EPC项目——巴基斯坦旁遮普省吉航发电厂项目,帮助其进军全球最先进的燃气发电市场。该发电厂将能够为巴基斯坦提供相当于400万户家庭所需的电力。   “通过汇集‘一带一路’各相关方,贡献创新和数字化技术,携手中国合作伙伴紧密合作,我们将一如既往支持成功、开放和公平的国际合作。” 西门子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赫尔曼(Lothar Herrmann)表示。目前担任西门子俄罗斯战略发展总监的Carsten Hasbach将担任西门子全球“一带一路”办公室负责人,“我们也非常高兴地介绍西门子全球‘一带一路’办公室的负责人Carsten Hasbach,他将主要负责协助和加强西门子与各相关方的沟通和交流。”  ...
马尔代夫共和国驻华大使,特命全权大使默罕默德·法赛尔 In the past 46 years, bilateral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Maldives progress by leaps and bounds and shape into cordial relations based on mutual respect, win-win cooperation and common development. China's assistance to the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 of the Maldives began with grant aid for social housing projects in the early 1980s. Today, China is financing some of the biggest infrastructure development projects ever undertaken in the history of the Maldives. As one of the first countries to join President Xi Jinping'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Maldives seek to work with China to enhance cooperation in all areas, and work together to find opportunities that will bring win-win benefits for the peoples of both countries. 1972年,世界上人口最少的国家之一马尔代夫和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正式签署了历史性协议,建立外交关系,开始互利、平等、互惠的双边关系。马尔代夫与中国的友好交往是小国家与大国家开启并维持合作双赢与共同发展历程的典范。 2014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马尔代夫进行国事访问。这是中马关系历史上的重要转折点,也是中国国家主席第一次对马尔代夫进行国事访问。此次访问,习近平主席和中国人民亲眼目睹了马尔代夫在国家建设中取得的进展以及在未来发展中所表现出的潜力。访问期间,两国签署了6份双边文件和4份合作协议,预示着两国伙伴关系新时代的到来。此次访问的成果可以在马尔代夫的首都马累的东端看到,那里正在建设中马友谊大桥,目前,建设项目的大部分工作已经完成。该项目竣工以后,将把首都马累与国际机场和新城市胡鲁马累连接起来。访问期间取得的另一项成果是马尔代夫维拉纳国际机场跑道扩建项目和升级工作正在稳步推进。此外,中国企业投资建设的新发电厂、社会住房和度假村项目也正在进行中,这些项目都是两国新时期合作的典范,都将给马尔代夫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2014年和2015年,马尔代夫总统阿卜杜拉·亚明·阿卜杜尔·加尧姆先后对中国进行了两次国事访问。马中友谊进入黄金时期。 2015年,在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之下,世界多边关系发展开启了新篇章。从一开始,马尔代夫就意识到了这一倡议构想对于实现发展伙伴关系的重要性。这也是为什么马尔代夫是第一个同中国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的国家,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2017年底,马尔代夫总统亚明访华,与习近平主席共同见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马尔代夫共和国政府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该《协定》的签署把两国的商业和经济合作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展望未来,毫无疑问,通过务实合作以及两国人民的共同推动,将会开启互惠互利的双边和多边合作的新局面。马尔代夫期待着与中国成功合作,坚持将两国人民的发展需求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并希望形成一个全球治理体系,在这个体系中,所有国家都是平等的,所有国家都是合作伙伴,共同处理重大事务。 马尔代夫是一个狭长的南亚国家,位于印度洋上,距离印度仅有 340km。马尔代夫由1 192个珊瑚礁岛组成,这些珊瑚礁岛聚集在一起又形成了26座双链的环礁岛。散落的岛屿共占地9万多km2 ,地势非常平坦,平均海拔仅有1.8 m。 马尔代夫的海洋面积占国土总面积的99%。马尔代夫的人口分布在约200个小岛上,其中多达90个岛屿已经发展成为旅游胜地。马累是马尔代夫的首都,也是人口最多的城市,城市面积仅有5 789 km2 ,却生活着103 693人口。马累是马尔代夫政府的行政、立法和司法部门的所在地,同时也是国家的金融和商业之都。 马尔代夫投资环境 马尔代夫处于印度洋中心的战略性地理位置,位于东西地区之间的十字路口。它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是连接东西方之间的交叉点,与印度洋相通,可以依托海上运输路线和不断增长的转运量发展自己。从马尔代夫出发,5 h内便可到达世界30多个主要城市。 马尔代夫以其自然美景闻名于世。然而,马尔代夫在金融服务、能源、交通和海洋技术等不同行业吸引投资的知名度并不大。法律保障、税收和贸易环境使马尔代夫极具投资吸引力。在过去的20年里,马尔代夫的经济增长率平均为7%,在南亚国家中人均GDP最高。 马尔代夫拥有稳定透明的法律系统和政治环境。外商投资法保证了外国和本国投资的安全。另外,马尔代夫自由的贸易环境,活跃的私人企业,和以发展为首的法律体系都有利于商业和投资的发展。 马尔代夫还有极强的社会凝聚力,整个民族奉行一个文化、一种宗教和语言。马尔代夫的政治稳定,近期政权平稳过渡民众选举的总统就是一个证明。2008年生效的新宪法,推动了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的分立,证明了马尔代夫现代和着眼未来的国家形象。 大量未开发的潜在水产资源和年轻有活力的劳动力也是吸引投资者的因素之一。来马尔代夫投资的外商企业数目在过去的十多年间每年持续增长,外商为马尔代夫提供航空运输,度假村管理,制造,管理和财务等方面的服务。 马尔代夫计划继续加大外资引进,着重于以下方面: 资本密集型产业 加强技术转让 引进新技术 环保 马尔代夫希望与国际战略伙伴在以下领域创建合资: 房地产 综合交通系统 公用事业(电、水和污水处理) 投资奖励政策 高达100%外资独有 法律支持的投资保障 海外争端仲裁 长期合同和长期土地租赁 自由聘用外籍管理,技术人员和非技术工人 没有外汇限制 对收入或利润汇回本国没有限制 投资项目介绍 1. 马累商业港搬迁项目 马尔代夫港现位于首都马累,是进入马尔代夫的主要国际海运通道,目前已达到其实际承载量的极限。因马尔代夫经济增长主要依靠贸易尤其是出口贸易,现港口承载量已经成为经济增长的制约因素。 考虑到不断增长的贸易量和未来商业发展规划,在马尔代夫新建、扩建港口将成为突显政府经济愿景、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 从目前经济增长率来看,来港货运预计以年均16%的速度增长,保守估计到2032年将达到190万 t。新港口将成为国际来港货物的主要物流和配送中心。 由于马尔代夫首都马累的空间限制,政府正在寻求港口开发和管理的合作伙伴,将主要国际水运通道搬迁至临近的 Thilafushi岛屿。 港口搬迁和扩建项目将由以下部分组成: 填岛 Thilafushi岛作为选定岛屿,需要填岛约70 hm2 ,从而为新港口建设提供充足的空间。 国际港设施 扩建港口将配备250 m岸壁,并在未来可能延伸至750 m。港口基础设施需配备一流的设备和科技,以便提供一流的服务。 配备有高级仓库和集散地的中心集散港 新港口将成为全国各地货物的中心集散区,其中进港货运所占比重较大,进口货物主要包括集装箱运货物和散装货物。中心集散港还将成为高效的分配和仓储中心,提供必要的基础设施和后勤服务。 大型生产设备 对工业空间和产品设施需求量较大,在港口整体建设过程中也将健全加工区。 2. 胡鲁马累青年城市项目 胡鲁马累作为第一个完全填岛的规划城市,距离首都马累 3 km。胡鲁马累将通过公路连接马尔代夫国际机场,拥有大量住宅、复合型住宅、工业、机构、商用、体育和娱乐以及政府产业用地。 在未来几年内,胡鲁马累将有望与首都马累经由机场通过大桥实现互通互联。 胡鲁马累青年城市开发工程将连接浅泻湖和胡鲁马累岛已填北部部分相连接,预计240 hm2 面积,填岛部分现已完成。伴随防护堤工程和基础设施设的完工,青年城市已从2016年初开始开放投资项目。 建设一个充满活力的现代化城市是胡鲁马累青年城市的愿景和规划,为创新型企业家提供理想的环境,为国家未来的发展提供无限的机遇。 胡鲁马累青年城市可能的投资机会有: 住宅开发 轻工业园区 知识公园 旅游区 游艇码头 机构和商业发展 体育运动设施 3. 可再生能源和变废弃物为能源 马尔代夫属热带气候,四季阳光照射,拥有太阳能热发电的巨大潜能。 此外,研究发现马尔代夫拥有潜在的风能,未来还将开发应用变废为宝的能源技术。 马尔代夫在必要的监管框架下,已经准备好迎接私人投资,普及可再生能源项目,降低能源依赖性提高能源安全。 Thilafushi岛上的“变废为宝”设施 Thilafushi占地0.43 km2 ,日均垃圾达330多t。如果用作能源发电,使用变废弃物为能源的技术,日均200 t垃圾预计能生产4 MW的电能。 度假岛“随插即用”混合智能电网能源系统 在毗邻度假岛的居民岛上安装可再生能源发电设备,将可能在度假岛上发展“随插即用”混合智能电网连接能源发电系统。共计21座度假岛对与毗邻居民岛互联项目表示出有兴趣。 在人口较多的岛屿实施变废弃物为能源体系 部分岛屿拥有技术和财力,能够实施变废弃物为能源体系,从而达到所选岛屿实现能源多元化的目标。以下岛屿可适用于变废弃物为能源计划: Addu市(能够制造每日50 t 废弃物) HdhKulhudhufushi(可制造每日20 t废品) R Vandhoo(可制造每日40 t 废品) 100%可再生能源岛屿 感兴趣的投资者可单独挑选岛屿或挑选多个岛屿将其改造为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耗型岛屿。所生产电能可以根据与设备提供者和投资者签署的电力运输协议在上网电价补贴(FIT)机制下进行出售。 完成可再生能源改造后,62座岛屿的年耗电量在25 MW·h~ 1 GW·h。 ...
  工程机械行业主要服务于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其发展程度与宏观经济形势密切相关。21世纪以来,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中国工程机械行业整体发展平稳,行业规模相较于本世纪初扩大了近10倍。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繁荣发展的过程中也经历过转型调整的阵痛期,巨大的社会库存和国际宏观经济形势的起落一度导致行业的持续低迷。2014与2015年甚至连续两年出现负增长,行业总体规模缩减达千亿元以上,直至2016年才成功实现反弹,设备销量重回正轨。 国家政策的支持无疑是工程机械行业回暖的助推器。其中, “一带一路”正是促进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快速发展的重要推力。   “一带一路” 推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促进工程机械行业加速扩张 “一带一路”于2013年9月被正式提出。经过了几年的前期准备与磨合, 2016年开始,陆续有“一带一路”施工项目开始落地实施,消化了目前国内工程机械设备过剩的产能,再度为中国工程机械企业提供宝贵的发展机遇。 同时,为了更好地响应“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还联合印发了《交通基础设施重大工程建设三年行动计划》。该计划指出,2016 至2018年拟重点推进铁路、公路、水路、机场、城市轨道交通项目303项,涉及项目总投资约4.7万亿元,其中,2018年达1.3万亿元。 持续增长的基建投资进一步刺激了市场对工程机械设备的需求,据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统计,2017年全年我国工程机械进出口总额为241.91亿美元,同比增长19.3%。其中进口金额40.86亿美元,同比增长23.2%;出口金额201.05亿美元,同比增长18.5%;贸易顺差160.19亿美元,同比扩大23.76亿美元。 2017年工程机械进出口贸易额示意图 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基础设施建设有着庞大的需求,这些国家已成为我国工程机械企业“走出去” 重点开拓的目标市场。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吕莹先生在《工程机械行业运行情况与展望》报告中指出,仅去年1-10月,我国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工程机械设备出口额就达到了69.9亿美元,同比增长15.5%,占同期出口总额比重的43.3%。因此,包含徐工、柳工在内的多家工程机械企业负责人预测,在各项利好因素的叠加下,2018年工程机械行业可能实现10% - 15%的增长。   工程机械设备更新换代趋向高端,高端润滑油需求量逐年上升 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在快速扩张的同时,还将迎来一波“换机潮”。首先,2011年以前生产的设备将因为正常损耗及使用寿命的限制,进入更新换代的周期,出现了设备的替换需求;其次,由于国Ⅲ标准的强制实施,行业企业全面停止了销售装有国Ⅱ柴油机的工程机械,现有不符合规范的设备将退出使用;同时,随着施工要求的提升以及新工法的出现,对工程机械设备的性能和技术指标的要求越来越高。 基于对行业的综合调研,可预见的是未来国内高端工程机械设备保有量将大幅增长,润滑油在工程机械设备方面的使用量也会相应增加,而需求则集中体现在发动机油、液压油、传动油和润滑脂等方面。  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会长祁俊先生解读“一带一路”倡议   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会长祁俊先生在不久前举办的“LubTop2017中国润滑油行业高峰论坛”上指出:“随着‘中国制造业2025’规划的出台,中国高端装备制造业对润滑油技术也提出了新的需求。近年来,我国高端润滑油需求量占润滑油整体需求量逐年上升,2014年达到25.9%。润滑油产业‘高品质、精细化、专业化’进程将不断得到快速推进。未来五年,将是工程机械行业提质增效、转型升级发展的机遇期,是国际化发展的机遇期,也是中国工程机械行业迈向工程机械强国的重要阶段。润滑油企业应抓住机遇,与工程机械行业携手前行。”   埃克森美孚不断推动本土化进程,助力中国工程建设顺利进行 拥有超过150年润滑管理经验的埃克森美孚,多年来不断推动本土化进程,积极倾听客户的需求,始终致力于为广大工程机械用户提供更优质的产品和服务,助力中国工程建设顺利进行。 2016年6月,埃克森美孚与行业龙头企业中联重科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正式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同年9月,埃克森美孚联手中联重科,在中国节能协会的见证与指导下,于中联重科长沙总部开展了一场为期十天的液压油能效测试。测试结果证明,当测试用拖泵使用美孚DTE 10超凡™ 46工业润滑油时可显著提高液压系统效率,设备能耗降低超过5% 。  埃克森美孚工程师在中联重科测试用拖泵前收集相关数据  中国节能协会针对该测试出具的认证报告 2018年1月,埃克森美孚在中国市场正式推出了全新包装的美孚力图H系列液压油(18L),该产品目前被广泛应用于挖掘机、压路机和起重机等工程机械设备上,备受工程机械用户的青睐。产品包装在全面升级后,可帮助消费者更直观地了解产品的杰出抗磨性能,同时,包装上的新一代防伪标识可有效帮助消费者选购正品,为用户带去更安心的使用体验。  美孚力图H系列液压油新包装 未来,埃克森美孚将继续与国内优秀设备制造商合作,凭借创新的产品与杰出的服务,为工程机械设备提供全方位的卓越性能保护,以满足中国工程机械后市场日益增长的需求。...